北方四岛是指俄罗斯千岛群岛和日本北海道之间的国后、择捉、齿舞和色丹四个岛屿,俄罗斯称这四个岛屿为南千岛群岛,日本称之为北方四岛。日本首相安倍第二次执政后,大力推动对俄关系,希望与俄解决领土争端问题并签署和平条约。

而此次日俄首脑会谈,有望使这一现状发生改变。今年5月,安倍在与普京会谈时提出了8项经济合作。日方计划在15日和16日的会谈中,就放宽签证发放条件和扩大免签证便可赴北方四岛的无签证交流框架达成协议,迈出事实上放宽制裁的一步。

第二,领土主权归属的“零和博弈”特性。虽然日本政府在领土返还的时间和条件方面采取灵活方针,但不会改变在解决四岛归属问题上持有的一贯立场。在俄方看来,《苏日共同宣言》并未对争议岛屿的移交问题设置明确条件,尽管提到在双方签署和平条约之后,将把齿舞和色丹归还给日本,但并没有写明主权的归属。故齿舞和色丹两岛要在今后的谈判中决定归属。从现阶段情况看,俄方更倾向于与日本一同对相关岛屿实施联合开发,这是日本难以接受的。在双方看来,四岛主权归属是一个“零和博弈”问题,一方之所得必为另一方之所失。

然而由于乌克兰问题,日本紧跟欧美加强对俄制裁,本已经停滞的日俄关系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趋于冷淡,今秋普京对日的正式访问也被取消。而俄罗斯则派空降军队在国后、择捉两岛举行演习,俄罗斯总统府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访问择捉岛,俄罗斯接二连三在择捉岛的举措令日本再次感到不安。

普京原计划于2014年访问日本。但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日本追随美国和欧盟立场,加入对俄实施制裁的国家行列,实施了包括停止放宽签证发放条件磋商在内的制裁措施,致使访问一再推迟。

本是日俄两国的领土争端,日方为何又偏要将中美也搅入其中?

安倍与普京举行首脑会谈 双方确认努力解决领土问题。

除了领土问题之外,经济制裁问题也是日俄关系的痛点之一。在访问日本前接受日媒采访时,普京对日本参与七国集团(G7)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表示了不满,称日本的制裁行为严重阻碍了俄日两国关系的发展。

据共同社2月18日报道,2月16日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俄罗斯总领事馆内,日俄会谈伊始气氛良好,但持续约90分钟的磋商逐渐变成了“相当激烈的沟通”。两国政府虽然未透露磋商内容的详情,但不难想象,应该是与上次会谈一样强调了“北方四岛”为本国领土的各自立场。

普京今秋的访日计划已正式取消,在此次会谈中,两国首脑围绕包括北方四岛(日俄争议岛屿,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的和平条约谈判,确认了将根据2013年4月达成的联合声明,探讨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解决方式。

然而,在这种看似热情和亲密的氛围下,数十年难以解决的领土问题、日本对俄实施的制裁和美国的反对态度,使双方间的鸿沟仍难填平。

安倍身边人士指出,“为了在谈判中取得成果,只能搁置原则论。”

中新网11月10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10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北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双方就准备在明年适当时期实现普京访日达成一致。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相关消息人士透露说,美国11月左右通过外交渠道多次告知日方,对在东京举行日俄首脑会谈表示关切,还向日本表示若对受到包括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制裁的普京给予欢迎款待,就会传递出G7并非团结一致的错误信息,表示了不满。

但对于安倍的这股干劲,俄罗斯泼上冷水。拉夫罗夫16日断言“俄罗斯方面不设任何期限”。普京也在1月首脑会谈后称“谈判今后将面临艰巨的作业”。安倍描绘的蓝图将遭逢多个难关。

日本各大传媒纷纷指出俄罗斯正鲜明地突出实际统治权。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对俄罗斯在择捉岛的举措只是无奈地表示,由于争议岛屿处于俄方的实际控制下,日本很遗憾没有阻止手段,要从根本解决就必须解决领土纠纷,双方应该找到彼此能接受的良策。

俄日的争议涉及择捉、国后、齿舞和色丹四个岛屿。日本以1855年日俄通好条约为由,声索全部四岛主权。俄罗斯的立场则是,这些岛屿根据二战结果并入苏联版图,俄方对其拥有主权。为此,两国至今未能签署和平条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许涛对参考消息网记者分析,俄日外长会谈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关于乌克兰局势,安倍谈及乌东部民间武装举行选举一事,表示担忧称正在使事态变得复杂。两国首脑除了表示将继续研究有关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的访俄事宜之外,还就重启延期的日俄副外长级磋商以便为普京明年访日做准备达成一致。

共同社称,明年1月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即将上任,美国目前处于政权交接期,日方有可能基于该情况而采取了强势应对。能否得到特朗普对于日俄交涉的理解,将成为今后的焦点。

参考消息网1月16日报道自去年以来,日本媒体多次报道称,安倍晋三有可能实现一件日本人牵挂数十年的重大心愿:将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领土——参考消息网注)中的两岛“交还”日本。

事实上,在日俄关系的种种疑难杂症之中,美国一直是避不开的阴影。除了制裁问题之外,俄日领土问题的解决、和平条约的签署能否取得进展,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美国的态度。

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1月1日报道,2019年新年钟声敲响时,莫斯科高尔基公园的滑冰场发生意外。为方便游客通行而临时搭建的木制天桥突然坍塌,桥上的部分人员跌至滑冰者身上。

此次会谈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有关日俄争议岛屿(日称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议题。日本希望通过加强经济合作打开双方关系的突破口,为解决领土争端和签署和平条约创造环境。

报道称,当时,冰场内人头攒动,大家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喜悦之中,不少人登上天桥试图欣赏美景,导致木桥不堪重负。莫斯科市政府宣布,有13人受伤就医,但“并无重伤者”。

安倍晋三曾于今年5月访俄,提出用新思路来改善日俄关系,即放弃坚持多年的政经不分离原则,平行推进经济合作与和平条约谈判。但仅隔了10多天,普京就明确表示,在南千岛群岛(北方四岛)问题上,俄罗斯不会与日本做任何交易。

第三,国内政治压力。岛屿争端本质是大国间的权势博弈,是国家间意志的较量,这决定双方在谈判过程中妥协与回旋的空间极度有限,其产生的溢出效应也将渗入两国国内各阶层并深度影响本国的舆论导向。日本国内普遍对四岛问题的解决持谨慎态度,安倍政府一名高官说:“国后、择捉两岛上住了那么多人,俄罗斯怎么可能归还?”对于安倍政府的这一立场转折,日本国内看法产生分歧,一种认为此举有现实意义,可能打破此前的谈判僵局,另一种则批评政府不应急于转变既有方针。在俄罗斯国内,即使只归还齿舞、色丹两岛,反对声音也很强烈。俄国内对谈判前景普遍看衰,认为争端岛屿涉及二战胜利成果,俄方做出的任何让步均有损国家利益,日本正在想方设法,是为了“修改”二战的某些结果,而不是为了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

中国新闻网报道,本月15日,俄总统普京时隔11年再次访日,外界颇为关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的对俄关系新思路,能否借此化解横亘在两国间的领土等多个难题。然而,鉴于普京及俄方高层近来仍在领土等问题上表态强硬,不禁给安倍政府的此番布局蒙上阴影。

另据台湾“中央社”1月1日报道,日本刚进入2019年不久,一名21岁男子涉嫌驾车蓄意冲撞东京地铁原宿站附近的跨年人群,造成8人受伤。该男子先向警方供称是发动恐袭,后改口说是要报复死刑。

对此,日本政府消息人士则指出:日本作为G7一员有必要发挥相应作用,但追求自己国家的利益也是理所当然的。在东京举行(首脑会谈)没有任何问题。

总之,鉴于历史积怨和岛屿主权问题的“零和博弈”性质,日俄两国面临着国内政治压力、同盟承诺、地缘政治对抗等挑战。安倍急于在剩余任期内解决日俄间的“悬案”,但如果急于求成,很可能招致日本国内反弹,有关谈判进程能否如日本政府所愿恐怕是未知数。而同时,俄方担忧一旦两岛交付日本,日美可能基于《日美安保条约》在岛上设立美军基地和反导系统。日本即使为打消俄方疑虑,通过多个渠道向俄承诺不会让美军驻扎在归还岛屿上,但这有可能招致美方不满,使安倍政府在未来谈判中两头为难。从长远看,推动地区安全局势的缓和、增进两国及相关各方战略界的互信和共识,采取渐进式的谈判而不是一揽子解决方案,更有助于推动“四岛争端的正向发展。(秦立志
大连外国语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讲师)

中新网12月15日电
(郭炘蔚)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从15日起访问日本,当天,他将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其家乡山口县长门市举行会谈,两人更可能入住温泉旅馆。

11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双方就以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日俄缔结和平条约谈判达成一致,并计划在本月底举行的G20峰会上就该议题展开持续对话。《日苏共同宣言》第九条规定,双方将继续就缔结和平条约进行谈判,苏联在条约缔结后把四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交给日本。但后来日本政府主张,包括国后、择捉在内的四岛必须全部归还日本,导致和平条约谈判陷入僵局。而这次会谈表明,两国首脑今后可能以先归还齿舞、色丹两岛作为选项之一推进缔结和平条约谈判。然而仍存在如何处理国后与择捉两岛、以及齿舞岛和色丹岛的主权归属等诸多问题。

对俄罗斯而言,如果能够争取到与日本的经济合作,那么可能意味着日美欧的对俄包围圈发生松动。然而,这一系列打破制裁的做法,据预计将遭到美国的加强批评。日本政府内部也有担忧意见称,此举将意味着七国集团今年的主席国自己搞乱了团结。

第四,四岛被视为地区相关国家地缘政治实践的筹码与工具。

其实,此次已经是普京第六次访日,也是安倍自2006年以来、第十六次以日本首相的身份会见普京。

俄《生意人报》提及,此前,安倍首相顾问河井克行在访问华盛顿期间宣称:“美国应当乐见日俄条约签署,因为这将巩固遏制中国的联盟。”对此,拉夫罗夫14日直接表态,认为河井克行的说法“令人愤怒”。关于日本决定部署美国“陆基宙斯盾系统”一事,拉夫罗夫也表示关切,称“这将危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安全”。

而在普京访日前夕的12月12日,安倍表态称,将抱着在我这一代为领土问题划上句号的决心来展开会谈。为了打开突破口,日本方面准备好了经济合作大餐。据俄外交部透露,普京访日期间将与日方签署的合作协议多达30余项。

俄罗斯在日俄争议岛屿部署雷达站

另一方面,向成为美欧制裁对象的俄罗斯大银行的贷款,则将通过管制范围外的日元结算来实施。日方还考虑向不属于制裁对象的俄罗斯银行和政府系能源企业提供贷款。

他表示,如今日本对南千岛群岛开发的积极性很高,俄方对此也表示了支持和欢迎,但是涉及讨论岛屿归属问题就是另一回事了。

而俄罗斯尽管希望签署和平条约,并对在南千岛群岛(北方四岛)开展共同经济活动持积极态度,却对主权事宜保持了强硬立场。普京称我们认为不存在领土问题,而日本认为和俄罗斯之间存在领土问题。同时他也重申,经济和领土问题是两回事。

1月6日,安倍晋三在家乡山口县为父亲扫墓。(图片来源:日本《产经新闻》网站)

《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的当选可能将会深刻改变安倍和普京的关系。如果特朗普愿意改善与俄关系,东京也将获得与莫斯科关系转暖的绿灯。不过对安倍而言,也存在可能的风险。如果普京与华盛顿的关系变得友好,那么俄罗斯可能将没有理由再与日本谈判。(完)

就在刚刚过去的1月6日,安倍晋三回到家乡山口县为父亲扫墓,并在墓前起誓:“要为北方领土问题划上句号。”

日本共同社则称,在会谈中,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要求“日本完全承认包括南千岛群岛处于俄罗斯主权之下在内的二战结果”,并表示只要日本不改变北方四岛是其固有领土这一立场,谈判无望取得进展。

许涛对此表示,日方提及日俄和平条约利于遏制中国的说法显得过于牵强。

但日俄能否解决四岛争端仍然扑朔离迷,主要有四个方面的障碍。

俄罗斯前驻日本大使亚历山大·帕诺夫说:“俄方近来针对东京声明的口吻要比去年底更加严厉。这可能意味着两件事:要么是为了在高层会谈前夕提高筹码,要么是为拒绝加速解决和平条约问题打基础。”他认为,倘若两位领导人不能达成协议,解决问题的“机会之窗”将长久关闭。

警视厅原宿署1日说,驾车嫌犯是居住地与职业不详、自称名为日下部和博的21岁男子,被警方以杀人未遂罪嫌逮捕。日下部被逮捕后坦承犯行,并供称想杀人才驾车冲撞行人,“这是对死刑的报复”。

报道称,为了避免招致谈判停滞的这种历史观碰撞,日方煞费苦心,并未亮出原则性立场。此前在国会答辩中,首相安倍晋三就“北方四岛”避免使用“日本固有领土”这一表述,而是改称“我国拥有主权的岛屿”。此外也没有使用意为把领土还给持有者的“归还”一词,而用“解决领土问题”来表达。被俄罗斯“非法占据”已是避讳的表述。

美高梅官方网站 1

海外媒体:日俄相继发生意外事件惊扰跨年

俄罗斯《生意人报》15日报道称,尽管参加会谈的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呼吁使2019年成为俄日关系中“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但此次会谈却暴露出莫斯科与东京对话中的困难日益加剧。

在会谈后,河野太郎拒绝与俄外长拉夫罗夫举行联合记者会,仅仅对日本媒体召开闭门吹风会。拉夫罗夫在会谈后也承认双方存在着“重大分歧”。

从地缘政治层面看,四岛具有极高的战略地理价值,历来就是俄日两国必争之地。俄国自彼得大帝以来就不断寻求暖水港和不结冰的海峡通道,南千岛群岛只有两条海峡在寒冷季节不会结冰,即位于择捉岛和国后岛之间的叶卡捷琳娜海峡和位于择捉岛和得抚岛之间的弗里斯海峡。占据择捉、国后、色丹、齿舞四岛使俄罗斯能将鄂霍次克海视为领水,俄方视四岛以及千岛群岛和勘察加半岛为重要国防线。失去四岛链条中的任何一环,俄通往太平洋的水路就出现一个完美的“漏洞”。“漏洞”将被日本控制,而《美日安保条约》允许美国利用日本领土部署军事基地和武装力量,归还日本的岛屿也就相当于被其盟友美国控制。尽管日本向俄国表明不会允许美国在四岛部署军事基地和反导系统,但在俄方看来,《美日安保条约》的同盟约束显然比安倍晋三的承诺更有效力。

第一,历史积怨。1905年日俄战争后,根据《朴次茅斯和约》,俄国作为战败国,将四岛割让给日本。在二战中,日本将之作为重要的海军基地,而俄国也一直伺机收回这些岛屿来报丧权辱国之耻。1945年,斯大林提出苏联对日作战的条件之一就是包括四岛在内的千岛群岛交给苏联,苏联以武装登陆和受降的形式收回了在1905年失去的南千岛群岛。1951年日本签署了《旧金山和约》,正式放弃了对这四个岛屿的权益。四岛在很大程度上是战胜国的归属品,事关两国的历史荣辱感,难以轻易放弃。

但是,作为俄日双方协商立场的“试金石”,刚刚于1月14日结束的两国外长会谈,却与日方期待值相距甚远。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7日报道,日本NHK电视台7日引述俄罗斯军方消息人士称,俄罗斯军方已在多座岛屿上部署了雷达站,这其中包括日俄存在主权争议的北方领土。

他认为,俄罗斯向来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寸土必争,并且从来不认为南千岛群岛问题是本国与日本间的领土争议问题。虽然近年来在西方强大压力之下,俄罗斯在政策上开始“向东看”,寻求与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国家在外交上有所突破,但在领土主权问题上的底线依然是不会松动的。

报道称,俄罗斯并不理会日方的这种“苦心”。拉夫罗夫在外长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强调俄方立场不变,称“包括‘北方四岛’处于俄罗斯主权下在内,日本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缔结和平条约的条件”。

日俄四岛争端是曙光初现还是扑朔迷离?

参考消息网2月18日报道日媒称,围绕“北方四岛”领土问题的第二次日俄外长会谈未见进展。因为俄方看穿了安倍政府的弱点,进一步抬高了门槛。日方呈现一筹莫展之感。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举行谈判前夕,拉夫罗夫就曾要求日方“专业地工作,不要试图歪曲协议,在公开场合发表自相矛盾的单方面言论”。

根据警方说法,日下部是在1日零时10分左右,驾驶轻型汽车在靠近地铁原宿站附近的道路逆向行驶,造成8人被撞,其中一名学生重伤昏迷。另外7人是从10多岁到50多岁的男子,其中4人伤势较重。

美高梅官方网站,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外媒称,刚进入2019年,俄罗斯和日本相继发生意外事件,惊扰沉浸在喜悦中的跨年人群。

报道指出,去年11月,安倍在与普京达成加快和平条约谈判的共识后,日本对俄谈判态度略显积极。因为安倍判断共同宣言中写入的移交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可能成为现实”,因此创设了以外长为负责人的日俄磋商新机制,意在朝着谈妥谈判加快工作磋商的步伐。提出在任期内缔结和平条约的安倍也把今年6月的普京访日“定位为较大节点”。

据报道,该消息人士没有透露具体部署雷达站的岛屿名称,据日媒分析,部署雷达的行为与俄军在2016年在日俄争议的择捉岛和国后岛部署新型地对舰导弹有关。根据俄方报道,新建的雷达站可以大幅提升俄军对海陆空敌情的监测能力。

协商陷入僵局 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前途未卜

【美高梅官方网站】最受关注的莫过于有关日俄争议岛屿(日称北方四岛,日本称北方四岛)的和平条约谈判。按照此前日本媒体的乐观描述,围绕日俄和平条约缔结谈判,安倍晋三将争取率先实现俄罗斯归还南千岛群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并力争在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访日时达成基本共识。

不可否认,这次两国已就1956年签署的《苏日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推进谈判达成共识是一大进步。其二,依据《苏日共同宣言》的相关精神,日本由“俄方务必归还北方四岛”转为“可先行归还面积较小的齿舞和色丹岛”,最大限度为己方赢得战略主动。其三,安倍与普京都希望在各自任期内解决领土争议问题,释放出双方政治高层的诚意,营造了良好的外交氛围。

他分析称,“首先,这几个岛屿的位置和政治意义与中国并无太大关系。其次,对俄方来说,这完全是自己的领土,不存在利用他国遏制中国的说法。况且,如今中俄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高速发展,在许多重大问题上都表现出了一致性。因此,日方这种说法无非是想增加与俄谈判的筹码,但从效果上看只能成为对国内的立场宣示。”

报道指出,一些外交官和专家甚至认为,莫斯科和东京达成历史性协议的“机会之窗”可能关闭。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