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马气候大会高级别会开幕 中国施压发达国家

摘要:
2014年12月14日,经过十三天密集磋商,一年一度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在加时32个小时后,于14日凌晨在秘鲁首都利马闭幕。解振华说,利马会议进一步细化了2015年协议的要素,为各方明年进一步起草并提出协议草案奠定了坚实基础,向国际社会发出了确保多边谈判于
…  2014年12月14日,经过十三天密集磋商,一年一度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在加时32个小时后,于14日凌晨在秘鲁首都利马闭幕。  在经过长达30余小时的“加时”谈判后,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终于在当地时间12月14日凌晨3点迎来了最终协议。  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对中新网表示,利马气候大会达到了中国代表团的预期,达成了一个相对平衡的结果,中国不十分满意但是可接受。  解振华说,利马会议进一步细化了2015年协议的要素,为各方明年进一步起草并提出协议草案奠定了坚实基础,向国际社会发出了确保多边谈判于2015年达成协议的强有力信号。  从公布的协议看,最终达成的文本重申了各国需在明年早些时候制定并提交本国2020年之后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计划,作为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全球协议的基础。目前各国的行动标准仍然是在1997年制定的京都议定书。京都议定书规定了发达国家的减排义务,由于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在工业化时期排放大量的温室气体,京都议定书豁免了发展中国家。  协议号召各方要在2015年达成一个雄心勃勃的、反应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气候行动协议。  解振华强调,希望各方遵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确立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集中精力围绕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透明度等要素展开谈判,尽早就协议案文达成共识,确保巴黎会议如期达成“大家都不满意,但是都能接受”的结果。  中国期待发达国家进一步展现领导力,切实落实公约下率先减排和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的义务,不断提高行动力度,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提振国际社会携手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和雄心。  协议同时规定,发达国家必须为必发展中国家提供应对气候问题方面的财政援助。但并没有如一些环保组织希望的那样,明确发达国家实现此前承诺资金的路线图。  据中新网消息,与此前的剑拔弩张不同,凌晨1点半重启的闭幕大会在“一团和气”中顺利结束。在休会1个多小时供各方讨论最新修改版的文本草案后,大会主席以出人意料的快节奏,在几分钟内一锤定音,形成了这份协议。  此前,利马大会一度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分歧陷入僵局。发展中国家坚持,2015年在巴黎签署的协议应当充分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应是一个包括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的平衡的解决方案。而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则试图淡化“区别”,要求发展中国家在减排方面做得更多。  在闭幕大会发言中,欧盟、美国、非洲集团等各方,也对大会主席在最后关头“强有力的领导”表示赞赏,终于在14日日出前结束了这场马拉松似的年度谈判。  不过,这份利马协议却遭到环保组织的批评。他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份各方妥协后达成的文本,它搁置了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之间最大的分歧,将这些问题留给了明年的巴黎大会。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全球气候政策主管马
凯撒说:“这不免有些浪费了今年以来各国积累的历史性契机。离巴黎大会越来越近,会场之外的政治与实质进展应该被更有力地注入谈判进程。”。  由900多家全球非政府组织组成的“气候行动网络”在声明中说,最终协议“既不能反映公众对化石能源向新能源转换的支持力度,也无助于全球转型问题的解决。”  而世界自然基金会则表示,各国政府如果真的有决心防止全球气候变暖的灾难性后果,就应该立即制定强有力的减排行动和财务计划。该组织此前表示,这就像是大火已经燃起来了,而现在他们还在讨论如何安装一台火警报警器。  在会场外,有专家为召开这场大会所带来的碳排放算了一笔账。据英国《卫报》报道,利马大会的碳排放可能打破历届联合国大会的记录。  约11000人(其中约4000名非政府组织与会者)从全球各地赶赴这场艰难的谈判,这场大会所产生的碳排放可能会超过5万吨。在同样约2周的时间内,这个数字比一些国家如马拉维、塞拉利昂、斐济、巴巴多斯各自产生的碳排放还要多。

坎昆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高级别会议7日下午开幕,这标志着坎昆会议转入实质性磋商阶段。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以及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等多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出席了当天的开幕式。

正在秘鲁利马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高级别会议9日开幕,气候谈判进入部长时间。

潘基文在致辞中敦促各方本着“理智、灵活、妥协”的精神推动坎昆会议达成成果。他强调:“各方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使得坎昆会议突破现状,向前推进。”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引用了中国古语“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呼吁各方充分利用剩下的时间积极谈判,尽早达成“平衡的一揽子”协议。

未来数天内,各国部长将就此前一周多谈判中的重点和难点问题进一步磋商,希望在本周末大会闭幕前达成更多共识。

多国政要陆续抵达——

参与气候谈判的190余个国家计划在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上达成一项新的全球气候协议。利马大会的核心任务之一,是为巴黎会议顺利达成协议做准备。

谈判进入实质性磋商阶段

一周谈判后,那些带着乐观情绪来到利马的人们有些失望。

根据议程安排,此次抵达坎昆的20多个国家首脑以及缔约方代表,将在接下来的两天内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讨论。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说,他5日抵达坎昆后,东道主墨西哥政府就为他安排了8场高级别会晤,6日他又“马不停蹄”地出席了10场会议。不难看出,谈判已经进入密集的高层实质性磋商阶段。

各缔约方在第1页上半部分的序言内容就花了2个半小时,而这一新文本包含附件一共有18页。乐施会气候变化和贫困项目官员吕美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谈判进展缓慢,在2015年协议相关内容讨论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分歧明显。

眼看会议接近尾声,作为本次会议最大难点的中期量化减排仍无破冰迹象。正如坎昆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墨西哥外长埃斯皮诺萨所言,坎昆会议目前的谈判难点是《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问题和减缓气候变化的目标问题。

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大会的首次发言中代表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施压。他说,应对气候变化关键在于行动。发达国家应发挥领导力,尽早提出2020年后减排及出资和转让技术的贡献。

【美高梅官方网站】正在秘Luli马实行的联合国气象大会高端别会议9日开幕,坎昆联合国天气变化大会高档别会议7日午后揭幕。《议定书》争执升温——

我们希望推动发达国家将2020年前公约和议定书下的减排指标提高到25%40%,确保发达国家兑现到2020年每年1000亿美元的资金目标及技术转让方面的承诺,为2015年协议的如期达成奠定互信基础。解振华说。

发展中国家力促二期承诺

他强调,2015年协议应该遵循公平原则、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以及各自能力原则,全面、平衡地反映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转让、能力建设、透明度等各要素。

随着各方针对《议定书》后续存废问题的争执升温,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分歧加深。发展中国家围绕《议定书》的存亡展开了一场“保卫战”。7日,“77国集团加中国”
发言人、也门代表阿卜杜拉·阿萨德重申发展中国家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议定书》和“巴厘路线图”,坚持缔约方主导、公开透明、广泛参与和协商一致的坚定立场,并敦促发达国家第二承诺期减排目标必须在2012年前确立。

但目前的协议文本,在发展中国家看来,过度向发达国家利益倾斜。发达国家在减排问题上的行动迟缓和出资承诺迟迟不能兑现,也遭到发展中国家的集体讨伐。双方在老问题上的分歧未见消弭,拖延了谈判进展。

在本次谈判中,发达国家内部出于不同“盘算”,分持消极和积极两种态度。以美国为代表的“伞形国家”迟迟不愿兑现承诺,并试图推翻这一在其看来“并不公平”的法律框架。日本迫于国内九大高能耗产业压力,也公开宣称要“废黜”这一令其“蒙羞”的协议。欧盟则呼吁有关各方继续接受《议定书》第二期减排承诺。欧盟负责气候事务的委员赫泽高7日重申,欧盟愿意作出第二期减排承诺,她说,“我们不能在离开坎昆时两手空空”。

谈判过了一周,仍然未就2015年各国需提交的自定贡献(INDC)信息、2020年前减排目标和资金落实等实质内容展开讨论。吕美说。

互信、妥协、灵活——

在今天的高级别会议开幕式上,多国代表对此表示不满。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各方加快行动,有效应对气候变化。

期望取得共赢结果

世界气象组织在大会期间发布的一份报告说,2014年可能是史上最热的一年。这一结论驳斥了全球变暖已经停止的说法。加之菲律宾连续三年在联合国气候大会期间遭遇台风,让正在进行的气候谈判更为紧张。

针对最有可能达成的技术转让和资金支持问题,《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菲格雷斯表示,目前各方在这方面取得了进展,正在就设立气候基金及其运作管理模式展开磋商。“伞形国家”代表也表态支持坎昆会议在资金、技术和森林保护方面达成具体成果。

为了让此轮谈判达到预期目标,刚刚抵达利马的各国部长们马不停蹄地展开了密集的多双边磋商。解振华在两天时间里便与印度、南非、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的代表以及潘基文等联合国官员举行了会谈。

小岛国联盟、非洲及最不发达国家7日也纷纷发表声明,呼吁建立一个新的气候基金,并成立一个特设委员会,以协调、帮助发展中国家增强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不过,发展中国家仍旧担心资金承诺“雷声大、雨点小”。肯尼亚总理奥廷加7日不无担心地表示,目前300亿美元快速启动资金只有不到2%得到落实,要敦促各方在未来两天内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离既定闭幕时间越来越近,但摆在部长们面前的仍有一堆棘手的难题。中国气候谈判首席代表苏伟说,气候变化是个复杂议题,不可能靠一次会议解决所有问题。(记者
俞岚 彭大伟)

舆论分析指出,坎昆会议各方矛盾重重且相互纠结,在未来两天内恐怕难以理顺。争议不可避免,这就需要相互妥协。对此,解振华在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敦促各方应抱着互信、妥协、灵活的态度,缩小分歧,增进共识。他表示:“最后的结果,应该是一个大家都不满意但又都能接受的结果,这就是共赢的结果。”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