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日报网3月23日电
没有烧煤、没有启用核动力、也没有借助燃气,中美洲国家哥斯达黎加在过去75天仅依靠水力发电满足国内电力需求,是清洁能源使用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巴黎协定》提出,本世纪末前,各国共同将全球平均温升较工业化前的水平控制在2°C以内,并为把温升控制在1.5°C以内而努力。受此指引,一个完全由可再生能源驱动的低碳未来正逐渐变得明朗。自2015年《巴黎协定》正式通过后,国际社会与商业机构陆续承诺向100%可再生能源转型。47个气候脆弱国家在马拉喀什气候大会期间共同承诺2050年前实现由100%可再生能源供能。

在新能源发展领域,德国堪称是欧洲甚至世界的“领头羊”,2011年5月30日,德国宣布将于2022年前关闭所有核电厂,且不会恢复在日本核灾后于3月关闭的8座反应炉运转。这项决定将使德国成为首个放弃核能的主要工业大国。

据英国《独立报》22日报道,哥斯达黎加国有电力机构称,之所以能够长时间依靠水力发电主要归功于强降雨,过去三个月的强降水量,可为四个水力发电站提供动力。

由于全球光伏和风电成本大幅下降,可再生能源增长势头迅猛。2016年底,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已达到约1/4,国际能源署预测到2040年该比例将升至40%。

而在2011年,德国对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仅次于中国居世界第二位,可再生能源占能源需求17%的高额占比,使德国“清洁能源大国”自然当之无愧。

去年11月1日,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以西的图里亚尔瓦火山喷出浓烟。
新华社/路透

拉丁美洲 | 哥斯达黎加

有形与无形之手共同作用

哥斯达黎加是中美洲小国,人口仅480万,在可再生能源使用方面取得巨大进步。该国以清洁能源政策闻名于外,自2014年12月就再没使用过矿物燃料发电。

可再生能源一年300天超长供电

德国打造世界“风电王国”

哥斯达黎加是一个火山多次喷发国家,去年水力发电占其能源的80%,地热能发电占10%左右。

拉丁美洲国家哥斯达黎加自然资源丰富,人口约500万。受季风影响,每年六月至八月大量降水给该国家带来丰富的水能资源。在该国2017年全年消耗的电力中,仅水力发电就占总发电量近八成,风能和地热能各占10%,而生物质能和太阳能相加不到1%。哥斯达黎加早在2007年就立下了2021年实现碳中和目标,有望成为全球第一个实现碳中和的国家。根据哥斯达黎加国家电力电信公司数据,自2017年1月初至2017年11月22日,哥斯达黎加连续300天实现全国用电完全来自可再生能源,打破了该国2015年连续299天100%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纪录。对于与哥斯达黎加类似的拉丁美洲国家以及非洲国家,其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经验具有借鉴意义。

在从柏林前往汉诺威的高速公路两边,不时可以看见成片的风力发电塔进入人们的眼帘。巨大的叶片如同飞机的翼展,源源不断地为德国家庭提供来自清洁风能的电力。

如今,哥斯达黎加的可再生能源能满足94%的能源需求。新的地热能项目也已进入规划阶段,以确保未来彻底摆脱对矿物燃料的依赖。

连续107小时清洁能源供电

据了解,德国电力高峰值需求达8200万千瓦,其中50%来自燃煤发电,23%靠核能,10%靠天然气,17%靠可再生能源,其中,风能在可再生能源中占比颇大,因此,德国也有“欧洲风电冠军”的称号。

葡萄牙受欧盟2020年可再生能源战略影响,大力发展清洁能源。自2013年至2016年,其风力发电装机量增长了550兆瓦。在此期间,2013年清洁能源发电量仅可满足该国23%的用电需求;到2015年,该比例迅速升至48%,其中风力发电占清洁能源发电比例接近一半;2016年5月,葡萄牙全国连续超过四天实现电力供应完全依赖清洁能源,主要由具有丰富清洁能源资源的伊比利亚半岛供应。葡萄牙国家能源网数据分析显示,从2017年5月7日6时45分至11日17时45分,葡萄牙在这107个小时内实现完全依靠风能、太阳能以及水力发电供应。欧洲风力能源专家奥利弗·乔伊表示,风力发电可能在未来15年满足欧洲1/4的电力需求。

据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一位姓刘的留学生告诉记者,德国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2000年4月,德国就有一项《可再生能源法案》,之后相继出台了生物燃料、地热能等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法规,从而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欧洲 | 德国

对于企业来说,无利不起早。除了法律上的保障外,丰厚的利润是刺激企业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手段。2009年,德国出台《可再生能源法案》修订案,规定可再生能源企业可以获得适当补贴,通过“强制上网电价”来促进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的发展。

短暂实现史上首次100%可再生能源发电

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已达到约1/4,去年水力发电占其能源的80%。据介绍,目前德国陆上风电的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05-0.09欧元,而海上风电则达每千瓦时0.13欧元。靠着法律与市场机制的双重作用,德国在过去10年间,风能、太阳能、生物能与地热能产业快速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从上世纪90年代的5%迅速增加到目前的17%.

2017年全年,德国在风力发电量大幅增长的推动下,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再创新高,满足了超过1/3的用电需求。4月30日,全国九成用电量由可再生能源供应,创下了2017年可再生能源使用新纪录。

在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发生后,德国提出能源转型计划:实现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占到35%,到2030年达到50%.这对当前德国能源结构提出了挑战。

2018年1月1日凌晨三点至上午六点,在强风和低需求量的结合下,德国短暂实现史上首次100%可再生能源发电。其中仅风力发电已满足全国85%用电需求,其余则由水电和生物质能发电补充。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国务秘书莱纳巴克表示,此前无人料到德国能在一个冬日的清晨达到此目标,毕竟大多数专家坚持认为在某个极度晴朗多风的春日才可能实现该目标。

统计数据显示,当前德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超过2.7万兆瓦,占全球总量的14%.德国风能协会下属研究机构分析认为,德国有超过2%的土地适合发展风电,仅陆上风电可以满足德国65%的电力需求,未来的发展潜力尚有待挖掘。

欧洲 | 英国

新能源发展多面开花

英国135年来首次全天无煤发电

投资与就业“一箭双雕”

18世纪以来,煤炭在英国能源消费历史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铸造了英国工业革命的经济奇迹。但由于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导致煤电厂效益下降,自2012年以来,英国已陆续关闭了近七成的燃煤发电厂或将其转为使用生物质发电,并于2015年12月关闭最后一个深井煤矿,造成近年来英国煤炭消费量大幅下降,燃煤发电占总发电量的比重从2012年的40%迅速下降至2016年的9%。2016年5月,英国的煤炭发电量首次降至零,但仅维持了数小时。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0
年,德国17%的电力供应是来自可再生能源,比2009年同比高出
16.3%.风力发电在可再生能源发电中的份额约占到36%,紧随其后的是生物能源发电、水力发电以及光伏发电。

仅一年后,2017年4月21日,英国实现135年以来首次实现全天零燃煤发电,这成为英国能源转型的一个分水岭,第一个使用煤电的国家或将成为第一个彻底淘汰煤电的大型经济体。

据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主席汉斯。约克。布凌格介绍,生物质发电技术包括固态生物质、城市有机垃圾、沼气以及液态生物燃料的直接焚烧或共燃技术。由于生物质发电既可成为电力的“主力”,也可成为电力的“机动力量”,所以这一技术重要性日益显著。

目前,在沼气产量与发电量中,德国各占欧盟地区的50%与30%.德国大部分生物质能来自沼气,仅2010年沼气产量增加幅度就超过20%,产生的电力足够用于430万户家庭。截至目前,生物质能发电占到德国总耗电量超过5.5%,成为继风能后第二大可再生发电资源。

太阳能光伏发电也成为德国发展较快的一项新能源产业。2010年德国新增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容量为7.4GW,这比2009年全世界增加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容量还要多。目前,德国拥有17.3GW的太阳能光伏装机容量,光伏发电也成为德国能源不可或缺的一环。

过去数年,德国新能源投资增长幅度超过75%,由此带来的就业岗位也相当可观。据了解,仅风电产业就有超过10万人受雇于这一行业,预计整个新能源产业岗位高达35万个。

政策刺激电动车消费

电池与价格成行业发展瓶颈

在德国的新能源产业中,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是电动汽车的发展。在德国慕尼黑,西门子中央研究院开始着力研究电动汽车,拟在未来的交通市场格局中分抢一杯羹。

汉斯。约克。布凌格认为,到目前为止,交通运输仍高度依赖矿物燃料,这一方面使交通运输易受到燃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另一方面加剧了温室气体排放。电动车技术一旦得以突破,肯定将导致能源系统的革新。

去年5月,德国通过了鼓励电动汽车发展的《电动汽车政府方案》。方案表示将通过一系列优惠政策,力争在2020年让在德国大地上行驶的电动汽车达到100万辆。

在研发经费方面,2013年之前,政府奖励的研发经费就由原来的10亿欧元增加到20亿欧元。目前德国购买电动车的消费者,还可享受10年免缴行驶税的政策。

然而从购买成本来看,由于电动车的造价不菲,每辆电动车比传统汽车价格要多9000欧元甚至以上,尽管德国在购车时进行一次性补贴,但仍然显得较为昂贵。

汉斯。约克。布凌格表示,目前电动车的“外围环境”十分良好,主要是电动车仍面临着电池方面的技术挑战。只有解决了这些关键性的问题并降低造价后,电动车才能够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