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称,28日、29日实施的全国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关于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49.8%的受访者反对首相安倍晋三在本届国会促其获得通过的计划,超出表示赞成者约10个百分点。关于派遣自卫队赴海外为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77.9%的受访者认为必须事先得到国会批准,认为不需要的人占16.6%。

  

  原标题:日本安保政策将大拐弯安倍竭力为自卫队“解禁”

据日本共同社3月29日报道,关于安保法制,日本将迎来对战后一贯不被允许的行使集体自卫权进行立法的安保政策重大转折点

图片 1

  中新网5月15日电:为进一步加强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谋求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14日通过新安保法制决议,引发日本各界强烈抗议。日媒评价称,此举标志着一贯颇为克制的日本安保政策迎来拐点,甚至将现“巨大转变”。安倍同日举行记者会,辩称“新安保法案能确保日本行使‘极为有限’的集体自卫权,旨在守护日本国民,这是日美共同的认识”,其意图引人注目。

。民调结果反映出日本国民要求慎重推进讨论的态度。

  当地时间2015年5月14日,日本东京,日本民众聚集在首相安倍官邸外,反对包含解禁集体自卫权等内容的新安保法案,要求守护宪法第9条。

  抗议声涨

对完善安保法制本身表示反对的受访者为45.0%,表示支持的为40.6%。

  中新网5月15日电
为进一步加强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谋求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14日通过新安保法制决议,引发日本各界强烈抗议。日媒评价称,此举标志着一贯颇为克制的日本安保政策迎来拐点,甚至将现巨大转变。安倍同日举行记者会,辩称新安保法案能确保日本行使‘极为有限’的集体自卫权,旨在守护日本国民,这是日美共同的认识,其意图引人注目。

  安倍内阁力推的安保法制相关法案,指的是《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和《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上述两个法案共涉及法律11部。其中《武力攻击事态法》、《自卫队法》、《周边事态法》等10部法律的修改部分汇总为《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另外一个则是新设的允许自卫队随时向应对国际争端的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永久性法律——《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其中,《国际和平支援法案》旨在把自卫队向外国军队提供后勤支援的相关规定以恒久法的形式固定下来。

关于派遣自卫队赴海外是否需要事先得到国会批准,执政党同意的框架称基本上需要事先批准,使用了认可例外的措辞。政府准备开展协调,力争能在国会闭会等情况下允许事后批准。

  抗议声涨

  两个法案的内容均跟扩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有关。实际上,日本执政党在上月24日召开的新安保法制执政党磋商会上,就已对所涉法律条文无异议。本次会议可以说是从形式上对两部法律的内容予以最终肯定。

安倍内阁支持率为55.4%,比上次2月6日、7日实施的调查上升1.2个百分点;不支持率为32.7%,上升0.2个百分点。关于安倍今年夏季将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54.6%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写入对殖民统治和侵略的反省与道歉。

  安倍内阁力推的安保法制相关法案,指的是《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和《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上述两个法案共涉及法律11部。其中《武力攻击事态法》、《自卫队法》、《周边事态法》等10部法律的修改部分汇总为《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另外一个则是新设的允许自卫队随时向应对国际争端的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永久性法律——《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其中,《国际和平支援法案》旨在把自卫队向外国军队提供后勤支援的相关规定以恒久法的形式固定下来。

  安保法制相关法案把严重影响日本和平与安全的事态定义为“重要影响事态”,修订《周边事态法》并将其更名为《重要影响事态法》。相关法案明确规定在发生“重要影响事态”时,日本可对外国军队提供后勤支援且不受地区限制,日本提供后勤支援的对象也不限于美军,所有以履行联合国宪章为目的参与相应活动的外国军队都属于日方支援的范畴。

有关朝野6党向国会提出的将选举权年龄下降至18岁以上一事,54.2%的受访者表示赞同。

  两个法案的内容均跟扩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有关。实际上,日本执政党在上月24日召开的新安保法制执政党磋商会上,就已对所涉法律条文无异议。本次会议可以说是从形式上对两部法律的内容予以最终肯定。

  安保法制相关法案还规定,派遣自卫队事先必须获得国会的批准,首相在向国会提议后,众参两院都必需努力在7日内进行表决。

政党支持率方面,自民党支持率增3.1个百分点至42.1%,民主党下降0.9个百分点至6.5%,维新党为4.0%,公明党为4.2%,共产党为4.8%,社民党为0.4%,生活党为1.1%,次世代党为0.8%。回答无支持政党的受访者占35.2%。

  安保法制相关法案把严重影响日本和平与安全的事态定义为重要影响事态,修订《周边事态法》并将其更名为《重要影响事态法》。相关法案明确规定在发生重要影响事态时,日本可对外国军队提供后勤支援且不受地区限制,日本提供后勤支援的对象也不限于美军,所有以履行联合国宪章为目的参与相应活动的外国军队都属于日方支援的范畴。

  针对国会审议,安倍此前在美国会演讲时,曾承诺“今年夏季之前要让相关法案成立”。日本民主党等在野党对此纷纷提出批评。民调显示,50%民众并不看好自卫队扩大活动范围。评论指出,即使执政党利用议席优势强行通过法案,也不代表日本民意。除会引发日本国内外舆论批评外,法案的合法性及权威性也会受到质疑。

  安保法制相关法案还规定,派遣自卫队事先必须获得国会的批准,首相在向国会提议后,众参两院都必需努力在7日内进行表决。

  就在5月14日安倍内阁通过新安保法决议当日,日本各界有识之士走上街头抗议。在安倍官邸前,约500人集会,并面对官邸大喊“不需要可以发动战争的法律”、“守护宪法第9条”等口号。在东京银座,约800名身着红色服装的女性游行。一名参加活动的30多岁的母亲表示,“如果孩子被卷入战争,将是我们的责任。安保法制如果这样推进下去,真的很担心。”

  针对国会审议,安倍此前在美国会演讲时,曾承诺今年夏季之前要让相关法案成立。日本民主党等在野党对此纷纷提出批评。民调显示,50%民众并不看好自卫队扩大活动范围。评论指出,即使执政党利用议席优势强行通过法案,也不代表日本民意。除会引发日本国内外舆论批评外,法案的合法性及权威性也会受到质疑。

  竭力解禁

  就在5月14日安倍内阁通过新安保法决议当日,日本各界有识之士走上街头抗议。在安倍官邸前,约500人集会,并面对官邸大喊不需要可以发动战争的法律、守护宪法第9条等口号。在东京银座,约800名身着红色服装的女性游行。一名参加活动的30多岁的母亲表示,如果孩子被卷入战争,将是我们的责任。安保法制如果这样推进下去,真的很担心。

  安倍二度上台以来,竭力推动解禁集体自卫权。所谓集体自卫权,即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其他国家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即一个联盟所有成员在其中一个成员遭受攻击时进行相互武装援助。

  竭力解禁

  根据1945年制定的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主权国家拥有“单独或集体自卫的固有权利”。这一条款成为美国和前苏联分别组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条约组织的法律基础。

  安倍二度上台以来,竭力推动解禁集体自卫权。所谓集体自卫权,即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其他国家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即一个联盟所有成员在其中一个成员遭受攻击时进行相互武装援助。

  因为日本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国家之一,战后,日本于1946年制定了后来被称为“和平宪法”的新《日本国宪法》。依据其第九条“放弃战争,不设军队”的规定,放弃了集体自卫权,只允许行使个别自卫权,即在本国受到攻击时行使武力。

  根据1945年制定的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主权国家拥有单独或集体自卫的固有权利。这一条款成为美国和前苏联分别组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条约组织的法律基础。

  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是二战后日本在“和平宪法”原则指导下,根据国内外形势做出的重大政策选择,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构成其“专守防卫”基本国策的一个具体要素。

  因为日本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国家之一,战后,日本于1946年制定了后来被称为和平宪法的新《日本国宪法》。依据其第九条放弃战争,不设军队的规定,放弃了集体自卫权,只允许行使个别自卫权,即在本国受到攻击时行使武力。

  冷战结束后,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在日本政治大国化路线和国际形势变化的推动下,日本某些人士急切推动安全防卫领域的调整和变革,开始加速要求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政治行动和发挥对外军事作用的步伐,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是二战后日本在和平宪法原则指导下,根据国内外形势做出的重大政策选择,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构成其专守防卫基本国策的一个具体要素。

  在5月14日的记者会上,安倍再次声言,新安保法案能确保日本行使“极为有限”的集体自卫权,旨在守护日本国民,这是日美两国共同的认识。他对在野党的批评加以辩解称,在野党“贴上了诸如‘战争法案’的标签,这完全是错误的”。关于今后是否有可能修改法案,安倍称“我认为该法案是最佳的”。

  冷战结束后,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在日本政治大国化路线和国际形势变化的推动下,日本某些人士急切推动安全防卫领域的调整和变革,开始加速要求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政治行动和发挥对外军事作用的步伐,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对完善安保法制本身表示反对的受访者为45.0%,  安倍内阁力推的安保法制相关法案。  对此,日本《朝日新闻》刊文称,新安保法案的实质在于从防卫日本自身到“国际贡献”,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打着“无缝应对”的旗号,进一步扩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内容及范围。

  在5月14日的记者会上,安倍再次声言,新安保法案能确保日本行使极为有限的集体自卫权,旨在守护日本国民,这是日美两国共同的认识。他对在野党的批评加以辩解称,在野党贴上了诸如‘战争法案’的标签,这完全是错误的。关于今后是否有可能修改法案,安倍称我认为该法案是最佳的。

  共同社刊文指出,至此,日本从根本上改变了战后一贯坚持的“专守防卫”基本方针,因《宪法》第9条而一贯颇为克制的安保政策迎来拐点。而在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有必要就此慎重讨论。

  对此,日本《朝日新闻》刊文称,新安保法案的实质在于从防卫日本自身到国际贡献,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打着无缝应对的旗号,进一步扩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内容及范围。

  NHK则认为指出,本次讨论的法案反映出日本战后安保政策发生巨大转变,国会将如何对其审议,令人关注。

  共同社刊文指出,至此,日本从根本上改变了战后一贯坚持的专守防卫基本方针,因《宪法》第9条而一贯颇为克制的安保政策迎来拐点。而在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有必要就此慎重讨论。

  步步推进

  NHK则认为指出,本次讨论的法案反映出日本战后安保政策发生巨大转变,国会将如何对其审议,令人关注。

  安倍曾明确表示将修改宪法第9条,明确日本自卫队的存在和职责,强调把自卫队定位为军队的必要性。为此安倍积极为行使集体自卫权创造所谓的“法律”依据,降低向海外派遣自卫队的门槛,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

  步步推进

  2007年安倍第一次担任首相,启动旨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讨论。设立“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恳谈会”。但是,在负责进行讨论的专家会议报告出炉之前,安倍就下台了。于是他在第2次担任首相后重启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讨论。

  安倍曾明确表示将修改宪法第9条,明确日本自卫队的存在和职责,强调把自卫队定位为军队的必要性。为此安倍积极为行使集体自卫权创造所谓的法律依据,降低向海外派遣自卫队的门槛,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

  2014年5月安倍的智囊团,即“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恳谈会”向安倍提交要求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书。安倍随后召开记者会表明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意向。

  2007年
安倍第一次担任首相,启动旨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讨论。设立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恳谈会。但是,在负责进行讨论的专家会议报告出炉之前,安倍就下台了。于是他在第2次担任首相后重启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讨论。

  2014年6月日本自民党、公民党两党围绕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举行协商会议,并基本达成一致。

  2014年5月
安倍的智囊团,即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恳谈会向安倍提交要求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书。安倍随后召开记者会表明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意向。

  2014年7月安倍内阁做出变更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

  2014年6月
日本自民党、公民党两党围绕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举行协商会议,并基本达成一致。

  2015年2月日本政府正式向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提出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活动的安保法草案。草案将在自民党和公明党联合审议通过后提交国会进入立法程序。

  2014年7月 安倍内阁做出变更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

  2015年4月日本自民、公明两党启动具体条文的审查。

  2015年2月
日本政府正式向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提出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活动的安保法草案。草案将在自民党和公明党联合审议通过后提交国会进入立法程序。

  2015年5月日本自民、公明两党日前就新安保法案,行使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的活动范围及活动内容达成协议。5月14日,安倍内阁通过相关法案决议。15日,该决议将提交国会审议。所有法律在国会通过后,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所有条件将得以满足。5月20日,日本将对此举行党首讨论,朝野论战将全面展开。(完)

  2015年4月 日本自民、公明两党启动具体条文的审查。

  2015年5月
日本自民、公明两党日前就新安保法案,行使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的活动范围及活动内容达成协议。5月14日,安倍内阁通过相关法案决议。15日,该决议将提交国会审议。所有法律在国会通过后,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所有条件将得以满足。5月20日,日本将对此举行党首讨论,朝野论战将全面展开。(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