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作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能够结业生代表发言,在南洋理工科的第一年以为特不适于也特不自信

何江:本科时我读的是生物学专业,但学校很重数理的基础培养。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生物专业还要学高等数学、
物理学等学科。但来哈佛后有一个很大的感觉,尤其是真正做前沿科技研究的时候,以前学的知识都用上了,物理学、生物学、数学等融在一起。而我自己在博士期间的论文研究恰恰是非常跨学科的。现在看看大学时学的一些基础课程可能会很痛苦,但在实践中总能发现它们的用武之地。

  文化水平不高的母亲懂得鼓励孩子

媒体:父母对自己最多的影响是什么?

  据悉,哈佛毕业典礼的历届演讲代表多为文科生,何江是为数不多的一名理科生代表。哈佛博士毕业后,何江将赴麻省理工学院进行博士后研究。

媒体:对高考后进入大学的学子特别是寒门学子,如何更好的去开启自己的精神世界,发现生活的美好和乐趣?

  因为不识字,她总是要求两个儿子把课本里的故事念给自己听,遇到听不懂的地方,她还会跟两个儿子讨论。

媒体:回首在本科阶段的学习、交往和生活,对自己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支撑两个男孩保持学习兴趣的,是那个“文化水平不如爸爸”的母亲。在何江眼中,母亲是个温和派。父亲批评孩子学习不好时,母亲总会在一阵狂风暴雨后笑呵呵地跑过来,送上“和风细雨”。

媒体:当下很多人认为“读书无用论”,而你很好地证明了教育依然能改变寒门学子的命运。取得今天的成绩,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就连这次申请哈佛典礼演讲,何江也是在美国教授DianaEck的鼓励下进行的。

何江:从我自己的经历上来说,可能从农村出来的学生到新的环境会不自信,更多是在学习上努力和刻苦,可能有时也忽略了学习以外的事情。我现在有很强的感受,教育不是只有考试这样一个目的,要培养人的个性和综合能力。

  “农村英语”变为纯正美语没有捷径

媒体:从中科大到哈佛,这个过程是否有很多记忆深刻的事情?

  这不是他第一次获得一所大学毕业生的最高荣誉。何江曾经获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本科生最高荣誉奖——郭沫若奖学金,并作为获奖代表发言。

我的母亲是典型的湖南农村的妇女,在农闲时通常喜欢聚集在一起唠家常。母亲总是陪我们学习。但因为不识字,母亲总是要求我和弟弟把课本里的故事念给她听。在母亲那里,我总能找到自信,她总是鼓励我们,给我们最大的自信。

  再苦再穷也不让儿子成为“留守儿童”

何江相信是教育和高考把自己从一个世界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如果没有教育农民可能几辈人都只能重复同一个圈子。而对于寒门学子进入大学后如何开启自己的精神世界,何江建议利用好大学的资源,拓展自己的视野和见识,不拘泥于自己的专业。

  哈佛毕业典礼的演讲,每年只有极少数的中国学生敢于申请。何江想要发言,目的是让美国的大学生听听来自中国的声音。但他此前并不敢报名,“教授告诉我,你只要觉得可以,就去试试,没什么好丢脸的”。

美高梅官方网站 1

  除了给儿子讲睡前故事,何江的父亲还严格要求两个孩子的学习。放学后,何家的两个儿子通常是被关在屋里“自习”,作业做完了,继续自习;而这个时候,大多数农村男孩都在田间地头玩耍。

说到这里,让我走出乡村最直接的是中国的高考制度。虽然很多人对这个制度有诟病,认为它抹煞了学生的创造力。但从另外一个方面,它的确能让底层
的孩子有上升的渠道,让我们社会的流动起来,给了所有的人平等的机会。因为高考的存在,他们的梦想有了可能。我自己属于受益于高考的一代,是高考把我从乡下带出来。

  “学英语,跟任何一门学科的学习一样,没有捷径。”何江自认为自己有些“一根筋”。这一点,或许遗传自父亲——从来不懂得走捷径,家里的田地里,除了水稻,再也没有种过其他品种的农作物。

媒体:你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教育是什么样的?

用作新加坡国立大学生能够结业生代表发言,在南洋理工科的第一年以为特不适于也特不自信。  来源:环球网

美高梅官方网站,在语言上,当时来学校的时候口语并不很好,毕竟在国内很少有机会能够跟外国人一起进行英语的交流。但哈佛这边有很多很优秀的资源,我也在主动去了解学校甚至美国的文化。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一件事情,是我申请了本科生宿舍辅导员的职位,不仅让我可以频繁跟外国人交流,更重要的让我了解了美国大学文化,只有真正跟不同的人接触,你才能了解这样一个精英的学府培养的是什么样学生。而且通过不断的交流,让自己的视野开阔,也收获很大。

何江在美国实验室。

何江说:“刚来哈佛第一年很不自信我申请当本科生辅导员锻炼自己,哈佛这么资源集中的地方,会激发潜力、好奇心,在哈佛的学习让我见到很多很好的资源还有技术。”

  何江记得,自己和弟弟都喜欢给母亲“上课”。母亲的循循善诱与何江如今正在接触的美国文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刚来美国时很不习惯,不管提什么建议,导师都说可以试试看。”何江说,美国有一种“鼓励文化”,无论是诺贝尔奖得主,还是那些名字被印在教科书上的“牛人”,都会习惯性地给予学生鼓励。他们会在跟你一起啃汉堡、喝咖啡、泡酒吧时,时不时地鼓励你一番,让你觉得“前途不错”。

美高梅官方网站 2

  何江硬着头皮,申请给哈佛的本科生当辅导员,“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反正就是想多讲讲英语”。从入学第二年开始,何江给哈佛的本科生做辅导员,这种方法让他的英语表达方式很快从“中式”转到了“美式”。到了读博士期间,何江就可以给哈佛本科学生上课了。

从偏理工科的中科大来到哈佛这样一个文理并重的学校,在刚开始那几年虽然学习科研很忙,但我同时在学习文科、商科、社会学方面的知识,会去听校园的各种讲座,跟不同学院的老师交流。我当时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哈佛有这么多资源,既然来到这不能只专注于自己研究的领域,要去做各种尝试和学习。
像这次毕业演讲可以说也是尝试,最后发现居然成功了。而在哈佛的经历,好奇心其实起了很大的作用,也在驱使我不断前行和探索这个世界。

  “现在乡村逐渐流行读书无用论,认为寒门很难再出贵子。这样的观点让我觉得挺无奈的。”何江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后,特地用短信方式再次补充自己的观点,“教育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活轨迹,能够把一个人从一个世界带到另一个不同的世界。我希望我的成长经历,能给那些还在路上的农村学生一点鼓励,让他们看到坚持的希望。”

而在大学这样一个有不同资源的地方,学生们应该抓住机会培养自己的能力。我当时进大学以及到哈佛后,努力迫使自己尽量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把自己的见识面和视野拓展开来,认识一些不同的人。可能短期看来似乎跟自己的专业无关,但日后却有很大的帮助,我觉得这样度过自己的大学时光更有意义。

  哈佛校方确认该校生物系博士毕业生何江是第一位享此殊荣的中国大陆学生。当天,与他同台演讲的特邀嘉宾将是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

美高梅官方网站 3

  不怕“使苦劲”的何江,买了一本英文版的《乱世佳人》回宿舍“啃”,遇到读到不懂的地方,就在书本旁边进行大段大段的标注。

何江:我在湖南的一个村庄长大,高中去了县城读书,之后第一次去大城市合肥读本科。我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有段时间外出打工。因为家里的情况,父母都是从事的体力劳动,他们不希望我和我弟弟长大后再像他们一样。我觉得这是当时一个很大的成长主题。父母经常会说,你不能重复父辈的路,一定要通过另外一个方式走出农村的圈子。在乡下人眼中,真正改变命运的是教育。

  1988年,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南田坪乡停钟村的一户农民家中,何江呱呱坠地。与村里其他农户明显不同的是,虽然家里经济条件一般,但何江的父母却有个坚定的信念——不能为了打工挣钱,而让儿子成为“留守儿童”。

何江:父母对我和我弟弟给予很大的期望,不希望子女再重复和他们同样的生活轨迹。父亲相对管教严格,母亲更多是鼓励。其实最主要的是父母希望我和我弟弟走出乡村。

美高梅官方网站 4  

还记得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那位中国演讲生何江吗?近期媒体采访了他,通过他上学的故事、读书求学经历,鼓励即将进入大学的学子,藉以思考,大学该如何上。

  上世纪80年代的湖南农村,像当时中国所有的农村一样,以土坯房为主,孩子的零食以糖水为主。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第一代“留守儿童”就在那时诞生,越来越多的农村父母到上海、广州等经济发达城市打工,老人照顾几个年幼在家的孩子。

我父亲高中都没毕业,但无论白天农活儿干得多累、多苦,父亲都会在睡前给我和弟弟讲故事。也不知道哪里找来那么多的中国传统故事,每天讲都讲不完。上大学后,有一次问起父亲,哪里找来那么多睡前故事,父亲说很多故事都是自己瞎编的,目的只是想告诉我们,只有读书才能有好的出路。除了讲睡前故事,父亲对我的学习管教严格。放学后,我和弟弟通常被关在屋里学习,作业做完了,继续自习。而大多数农村男孩都在田间地头玩耍。

  在母亲那里,两个儿子总能找到自信。何江现在知道,母亲当年的做法,就和如今他所见到的美国人的做法一样——以鼓励孩子的方式,给予孩子最大的自信。

何江:这些年自己有一个很大的感触。从小我一直处在资源相对不丰富的环境,从去城市读大学,再从中国到哈佛,其实每到一个新环境下都有压力感,也很不自信,总觉得自己懂得东西很少。但我的性格是对身边的事情都很好奇,愿意了解、学习。我从农村到城市甚至出国留学,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也我愿意探索这个世界,去挖掘自己在乡下时没有被挖掘出的潜力。

  对一个英语是母语的学生来说,这都有极大的难度。更何况何江从小在湖南农村长大,初中才开始接触英语,操着一口“农村英语”上了县城的高中。那是他第一次从农村走进城里。在宁乡县城,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英语水平与城里孩子的巨大差距。“第一学期很受打击,考试没问题,就是开口说英语很困难”。

这位在中国湖南农村长大、上大学才第一次进城的中国学生,家里经济条件一般,母亲甚至不识字。一路走来,何江坦言由于从小处在资源相对不丰富的农村,每到一个新环境都不是很自信,甚至有压力。但凭着自己的好奇心和探究力,从去城市读大学,再从中国到哈佛,何江从各种激烈而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好奇心陪伴他成长。

  一名在湖南农村长大、上大学才第一次进城的中国小伙儿,5月26日,将要站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的讲台上,作为哈佛研究生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这相当于哈佛大学给予毕业生的最高荣誉——从全校数万名毕业生中各选出一名本科生和研究生,代表毕业生发言。

在哈佛的第一年感觉很不适应也很不自信,文化冲击明显。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博士第一学年的时候,在课堂上,国内更多是是老师主动讲,学生被动听,而美国的课堂重视学生的参与度,也是评估学生成绩很重要的指标。当时自己在主动参与讨论、观点表达上有一些不是自信,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从逐渐适应。

  何江透露,这次哈佛毕业典礼演讲的申请,自己的“农村故事”为整个演讲主题增色不少。他将在演讲中介绍中医在中国农村发挥的作用,进而推及到自己在哈佛大学所专注的生物光学、物理专业研究,“以一个理科生的角度,来反思科技知识和技术在社会上不均衡的分布,以及如何将自己研究的科技技术,更广泛地传递到世界不同地方”。

何江:出现这样的观点其实是可以理解,毕竟像我们从农村出来的学生,读完大学找份工作薪资甚至不如农民工,
这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这些年的投入和付出值得的吗?从我自己的教育经历和感触而言,教育是一个很长期的投入,而不是立竿见影的东西。教育是把一个人从不
同的圈子带到另一个圈子,把一个人从一个世界带到另一个世界。如果没有教育,农民可能几辈人都在重复同样一个圈子,就是一直封闭在农村。于我而言,不去读书我今天也不会来到哈佛。

  “那时觉得爸爸很‘霸蛮’。但现在想想,这是农村环境下的最佳选择。”何江后来考上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又去哈佛大学硕博连读,而他的弟弟则成了电子科技大学的硕士毕业生,今年下半年就去上海工作了。

更多精彩资讯请关注查字典新闻网,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最新资讯!

  到了哈佛大学,何江又像刚上高中那会儿,焦虑不已。中国学生大多喜欢跟中国学生聚集在一起,这样的话,很难找到机会练习英语。

  湖南农村的妇女,在农闲时通常喜欢聚集在一起唠家常。但何江的母亲更喜欢陪着两个儿子一起学习。

  几乎所有的故事,都是一个主题——好好学习。“我爸高中都没毕业,也不知道哪里找来那么多的中国传统故事。每天讲都讲不完。”何江上大学后,有一次问起父亲,哪里找来那么多睡前故事,父亲告诉他,很多故事都是自己瞎编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孩子,只有读书才能有好的出路。

  几年过去了,外出打工挣钱的人家,又是砌砖瓦房子,又是给孩子带礼物;但是何江的家,仍是一个土坯房子。何江印象最深的,是睡前故事。无论白天农活儿干得多累、多苦,何江的父亲都会在睡前给两个儿子讲故事。

  申请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演讲,总共有3轮测试。第一轮,递交个人学习、科研材料和演讲初稿;第二轮,从10名入选者中挑选4人,每个人都要拿着自己的演讲稿念稿;第三轮,从4人中选出1人,所有人都被要求脱稿模拟演讲。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