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构建东亚的和平未来而言,一纸条约或许太过于单薄。然而,妥协是必要的开端,即便其语焉不详。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纽约时报》称,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之争恰恰反映了衰退的日本害怕中国的崛起。文章称,上周日,当21条渔船组成的小型舰队抵达了钓鱼岛时,船长们警告船上的几十名右翼分子和政客不要试图登岛。 
…  日本右翼分子和政客登上钓鱼岛  美国中文网报道,《纽约时报》称,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之争恰恰反映了衰退的日本害怕中国的崛起。文章称,上周日,当21条渔船组成的小型舰队抵达了钓鱼岛时,船长们警告船上的几十名右翼分子和政客不要试图登岛。  尽管如此,10名右翼分子还是跳进了海里,游上岛岸,把太阳旗插在岛上,这唤起了人们对日本帝国在20世纪践踏亚洲的痛苦回忆。其中一艘船的船长Masanori
Tamashiro说:“我们感觉,他们把我们拖进了一次国际事件,”而日本人普遍认同这名船长的感受,日本的一小撮右翼分子逼迫这个国家更加大胆地抗衡经济上迅速崛起的中国和韩国,挑战中国日益膨胀的领土野心。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之争很可能使美国卷入其中。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埃德温-赖肖尔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肯特·考尔德称:“东亚的风险更高,因为这里的国家更大,而且靠得很近。此外,这一地区的冲突更为直接,也更情绪化,”一些分析人士称,日美安保协议有可能将美国卷入钓鱼岛争端。  最近几个月,日本政府软弱的政治表现使右翼势力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并逼迫执政党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这些右翼人士正在利用了日本人对中国的普遍忧虑,近几个月,中国的一系列举动使这种担忧变得更加明显,中国扩大了对附近的南海海域的主权要求,挑战越南、菲律宾和其他国家对一片广袤海域中40多个岛屿的领土主权,不仅如此,中国还以咄咄逼人的行动为自己的外交辞令撑腰,包括派遣更大型的巡逻艇前往争议海域。  奉行反战的日本仍然不愿意和中国发生全面冲突。不过,分析人士称,随着经济下滑的日本在这一地区的力量进一步减弱,认为日本应该直面中国的共识正在形成。  东京国家政策研究院安全问题专家Narushige
Michishita称“我们都在为这一地区爆发的国际拉锯战做准备,”“当力量的分布发生剧变时,人们就会开始重划界限。”  这恰恰是正在南海发生的一幕,这一幕已经获得了比日本的领土斗争更多的国际关注。不过,专家认为,日本和包括中韩在内的东亚邻国之间越来越刺耳的口水战有可能会变得更具爆炸性。与抢夺自然资源为核心的南海争端不同于,东亚岛屿冲突更多地和历史有关,植根于日本几十年前对邻国残酷统治所引发的怒火。这股怒火挥之不去,很容易再次点燃。  这种极端情绪在上周末得到了释放。在几个中国城市,成百上千的中国人涌上街头示威游行,谴责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要求。  中日两国目前的钓鱼岛争执始于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他长期以来都直言不讳地支持保守派立场。去年春天,他说他希望东京都把钓鱼岛从现在的所有权人、一个日本公民手中买下来,以更好地保卫它们不受中国侵犯。当时由于大选在即,首相野田佳彦迫于压力保持强硬姿态,于是便迅速作出回应,称中央政府将会揽下购买岛屿的责任。  此事引发了日中两国活动人士之间以牙还牙的对抗。7名来自香港的活动人士于上周登上钓鱼岛,之后便与其他7人一同遭到日方逮捕,很快就被遣返回国。周日,日本右翼势力便展开报复,登上了同一岛屿。  参加此次登岛行动的当地人为数不多,42岁的石垣市议会议员Yoshiyuki
Toita便是其中之一。他说:“日本已经到了必须作出改变的时候,”“完全依靠美国的时代结束了。”不过,Yoshiyuki
Toita还是赞成主流观点,日本应该紧跟美国。尽管如此,日本政府至少采取了一些行动表明自身对中国强硬的态度,其中  最值得注意的便是,日本改变了自己的国防战略,战略一度以北方的前苏联为防御重点,如今焦点转向南方的中国。去年10月,日本首相办公室开展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日本民众对中国的警惕不断上升,70%的受访日本人说自己对中国没有“好感”。

这需要诸多技巧和策略。双方必须警惕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谨慎应对惨痛的历史遗产。谈判者应对的是迄今为止风险最大的领土冲突,它有可能将东亚变成冲突热点,也最有可能将美国卷入其中。外交官们的解决办法可能树立了一个先例,即搁置棘手的主权问题,推动其他领域取得进展。但我们依然要小心。只有时间才能告诉人们,一份语焉不详的协议是否真能为亚洲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提供修复糟糕关系的基础。

美国国务卿克里上周六在北京把中日协议称作一个开始。他表示,假以时日,将会更加丰满。很明显,围绕日本控制的岛屿的争议依然存在,根本性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对于中日两国而言,钓鱼岛争端牵扯到极大的利害关系,这凸显两国达成协议的重要性。此外,它也为解决南海领土争端提供了一个潜在样板。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等在南海存在类似的领土争端。

一个符合逻辑的解决办法是,搁置主权争议,彼此达成协议,推动对该区域的丰富自然资源进行联合开发。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有更强的动力与日本达成一劳永逸的妥协。日本拥有强大的海军,中国军队是否能够占领钓鱼岛尚不可知。与日本的对峙也正在给中国经济带来破坏。尽管如此,有迹象表明,中国正在努力降低南海争端的热度。自从撤离位于争议海域的钻井平台以来,中国与越南的关系持续改善。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1月8日文章,原题:中日协议为其他争端树立潜在样板
中国与日本之间的聪明外交至少暂时平息了严重的领土争端,这为该地区更多紧张局势的缓和带来希望。

它也为解决南海领土争端提供了一个潜在样板,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之争恰恰反映了衰退的日本害怕中国的崛起。在西方一些法律学者的眼中,这些主张领土主权的国家没有一个是绝对的强者。鉴于此,即使所有各方均同意国际司法仲裁,仍然需要数十载才能判定这些分布广泛的岛屿、岛礁、珊瑚岛、沙洲的主权归属。现在的情况是中国正在试图利用军事力量威胁邻国后退。这便将它们赶入美国的怀抱中,并刺激了地区的军备建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