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赵磊看来,亚投行是中国共同体外交的新载体。共同体外交的实质,不是单纯寻求一国利益,而是将共同体成员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实现普遍的利益增值。

北京时间3月17日早间消息,据《金融时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已同意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这将使亚投行扩围至31个成员国。今日将是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程序上的最后一天,而英国上周刚向中国提交了正式申请函。
  3月17日实为最后截止日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两会期间表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的资格确认截止日期为今年3月31日。财政部称,有意愿作为创始成员加入的国家需在2015年3月31日前正式提出申请,经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即可参与亚投行筹建进程。
  而多位外交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证实,从程序上看,新成员国向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征求意见的时间为两周,只有得到一致通过才能获得资格加入亚投行。这也就是说,若严格依照现行规则,申请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的截止期并不是3月31日,而正是3月17日。因此,今天是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快车”的最后时间窗口。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英国上周宣布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引发的链式反应正在扩大,多个发达国家目前正在就加入亚投行进行最后阶段的决策,包括韩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等主要国家都在进行最后的决策,瑞士、卢森堡也可能宣布申请,其中部分国家最快会在3月17日就宣布。
  德国金融领域官方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在北京时间3月17日下午召开的首届中德高级别财金对话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必然将是探讨的话题之一。”法国官员则暗示称,“今天我们没有评论,但或许明天(3月17日)会有。”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现在也将重新考虑其不加入亚投行的立场。而日本媒体则称,日本将推迟加入亚投行。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称:“目前在完全不考虑加入(亚投行)这点上,日美的态度坚如磐石”。
  英国表态后 澳大利亚蠢蠢欲动
  韩国和澳大利亚之前曾认真考虑过加入该行,但最后都没有付诸行动,主要是因为华盛顿向它们发出了强烈警告,奥巴马总统还专门向澳大利亚提出了要求。而这一博弈,在英国做出申请加入亚投行的举动后发生变化,澳大利亚重新表达了希望加入的意愿。
  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14日表示,已注意到英国的举动,鉴于新西兰去年已经加入亚投行,新加坡和印度也有意向,澳大利亚将会在数周内决定是否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阿博特称,“澳大利亚的立场一直是乐于参加真正的多边机构,例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我们正在谨慎评估,并将会在下周或之后作出决定是否加入亚投行。”他希望更多国家包括美日都能参与其中。
  英媒呼吁美国加入亚投行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周二刊发评论文章称,美国阻止亚投行的努力是短视和虚伪的。美国应该调转方向,像英国以及美国的其他盟友那样明智地选择接受中国的邀请、加入亚投行。
  《金融时报》称,亚投行问题代表着中美竞争中的新冲突。为争夺21世纪世界经济领导者的宝座,中美之间不可避免地会相互竞争。作为现任领导者,美国自然希望中国支持美国70年来一直领导的国际规则和国际机构。而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强国,中国自然想挑战自己未曾参与建立的现状,并开始自行打造一个修正过的秩序。
  而目前看来,现有机构难以满足亚洲基础设施开发投资需求,新的竞争有助于开发贷款的发放。对透明度、采购和反腐标准倒退的担忧是合理的,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是加入该机构,从内部实现变革;所谓在外面挑毛病会更加有效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金融时报》还认为,美国还应鼓励世行和其他现有多边贷款机构与亚投行密切合作。这样,亚投行项目就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积极角色,并受益于中国不断增强的发挥建设性全球领导力的意愿。

2014年12月31日,马尔代夫正式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23个意向创始成员国;2015年1月1日,新西兰正式加入亚投行;1月13日,沙特阿拉伯、塔吉克斯坦也相继加入亚投行。

亚投行现阶段无疑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专家张建平对中新社记者表示,目前亚投行已经不仅仅是促进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多边区域开发机构,还成为全球金融治理结构改善的抓手和平台。

图片 1约旦国王

中新社北京3月29日电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朋友圈不断扩围,成为中国打造双赢、共赢共同体思路的生动注脚。

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再度扩围。据财政部网站消息,2015年2月7日,经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约旦正式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大受欢迎的亚投行,为中国经济外交思路做了生动的注解。

亚投行是由中国发起成立的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旨在为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融资支持,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推动区域经济发展。2014年10月,21个国家在北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标志着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入新阶段。

亚投行得到这么多支持和响应,说明中国通过经济合作是崛起阻力最小的途径,中国企业研究所理事长王维嘉表示,中国要顺利崛起,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同时给其他国家带来利益,只要中国能够为世界提供公共品,能使参与的伙伴受益,就会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支持。

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先后出访东南亚时提出了筹建亚投行的倡议,得到许多国家的广泛支持和积极反响。2014年年初以来,中方牵头与亚洲域内、域外国家进行了广泛沟通。经过多轮多边磋商,各域内意向创始成员国就备忘录达成了共识。

韩国企划财政部国际经济管理官崔熙男表示,韩国决定申请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可以在亚投行章程谈判中反映韩国利益,且有望在股份分配谈判中占据有利地位。

截止目前,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增至27个,包括孟加拉国、文莱、柬埔寨、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约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老挝、马尔代夫、马来西亚、蒙古、缅甸、尼泊尔、新西兰、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新加坡、斯里兰卡、塔吉克斯坦、泰国、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他表示,目前外界也逐渐理解了中国的苦心,认识到在全球经济缺乏新增长点时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很有必要,且亚洲的发展繁荣将使世界受益,故给亚投行投了赞成票。

按照目前工作计划,预计各国将在2015年6月底之前完成章程谈判和签署工作,使亚投行在2015年底前投入运作。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区域合作室主任王玉主对中新社记者指出,对不少亚洲国家因经济发展、城镇化加速而快速增长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能提供的资金几乎是杯水车薪。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此前表示,亚投行是一个开放、包容的机构,“所有致力于亚洲区域和全球经济发展的国家均可申请亚投行的成员资格”。

29日,澳大利亚正式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至此,已有42个国家申请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亚投行成员从亚洲国家逐渐拓展至G8,进而向G20扩围。

众多国家之所以争相加入亚投行,既是承认基础设施建设对推动区域乃至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也是看好由此产生的潜在投资机会和巨大商机。

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增加到26个,原来就有四十多少个国家申请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实际上,这种思路已经在官方言和行两方面得到清晰体现。

中国官方28日发布的推进一带一路愿景和行动也提出,要坚持开放合作,让共建成果惠及更广泛的区域。(记者
李晓喻)

正如亚行副行长StephenP.Groff所说,现在任何形式的投资对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来说都是市场所需要的。美国金融期货之父利奥梅拉梅德也说,亚洲未来20年到30年是世界增长的重心,亚投行将打开亚洲新经济增长之门。

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分析人士认为,亚投行正式投入运作后,亚洲有望形成规模可观的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同时一带一路建设也可随之顺利推进,这将给区域内外各国相关领域的企业提供大量投资机会和广阔市场。

当然,一些发达经济体愿加入亚投行,也有在这一新机构中谋得更多话语权,扩大自身金融外交领域影响力的考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做主旨演讲中明确提出,迈向命运共同体,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要摒弃零和游戏、你输我赢的旧思维,树立双赢、共赢的新理念,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他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