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撤销”一词据说源于信用证的惯例,①信用证有不可撤销与可撤销之分,信用证开出之后,未经受益人同意不得随意修改或撤销的为不可撤销信用证。否则即为可撤销的信用证。不可撤销担保是保证担保的一种形式,大多出自银行之手,国际商会的裁决对“不可撤销”的解释是指银行的同意而解除自己的担保责任。②这里的“银行”是作为担保人的身份出现的。为了降低经营风险,在一些借款合同案件中,作为贷款方的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也往往利用自身的优势,要求借款方的保证人提供不可撤销担保。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是债权人与保证人约定的,保证人不得随意免除保证责任或者放弃某些抗辩权的契约。如合同往往约定,保证人的保证责任不因借款人上级单位的任何指令、地位及财力状况的改变,与任何单位签订的任何协议或文件以及债权人和债务人借款合同的无效或解除而免除。不可撤销担保合同的实质是担保是否具有独立性的问题,由于现行法律对独立担保缺乏明确的规定,以及不可撤销担保合同内容表述的不同,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对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效力的认定上出现分歧。本文拟就这一问题发表一些粗浅的看法。
第 1 页
一、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效力认定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矛盾冲突与解决思路
“无条件与不可撤销”的约定属于独立担保的典型表述之一,③即有了无条件不可撤销条款的担保合同,一般会被视为独立担保合同,国际商会的相关文件也肯定了这一表述的有效性,国际间也通常将其解释为独立担保合同。在审判实践中,对独立担保存在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在国际贸易或融资活动中,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担保合同的性质,对独立担保合同的效力予以承认,并与从属性担保制度并存。另一种意见认为,独立的、从属性的担保合同只能适用于涉外经贸、金融等国际经济活动中,对其适用范围应予以限制,否则会给国内担保法律制度带来重大影响。而后一种意见在实践中占据主导地位。最高人民法院在这一问题上严格区分国内和国际两种情况,对于对外担保和外国银行,机构对国内机构的独立担保的效力予以承认,而对于国内企业、银行之间的独立担保采取否定态度,不承认当事人约定的法律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在“湖南机械进出口公司,海南国际租赁公司与宁波东方投资公司代理进口合同案”中认为,海南公司的担保合同中虽然有“本担保函不因委托人的原因导致代理进口协议书无效而失去担保责任”的约定,但在国内民事活动中不应采取此种独立担保方式,因此该约定无效,对此应当按照担保法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认定该担保合同因主合同无效而无效。④其理由主要是,独立担保存在欺诈和滥用权利的弊端,容易引起更多的纠纷。而且,独立担保具有国际性,与国内经济交往格格不入。然而,由于最高法院没有对国内独立担保效力问题作出司法解释,其判例对下级法院又无当然的约束力,致使各地法院在许多涉及独立担保合同案件中对其效力的判定结果也并非一致,有的地方实际上也承认了独立担保在国内的有效性。因此,目前在实践中对独立担保效力的认定上既存在国内国际的差别,也存在地方差别,严重破坏了法律适用的统一性。为了消除这一矛盾,笔者认为,在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效力的认定上,应当承认当事人约定的有效性,而不应实行内外有别的做法。
第 2 页 二、承认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效力的具体理由
从理论上讲,从属性担保的最大特征是担保合同从属于主合同,担保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基本权利义务受制于担保与主债权之间的从属性,而基于此属性,各国法律对保证人均有不同程度的保护,除了规定保证人可以享有主债务人根据主合同对债权人享有的一切抗辩外,还赋予保证人一些特别的权利,从而使债权人利益实现的难度加大,而且容易使其卷入复杂的诉讼中。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传统的担保越来越不适应新的需要,因为,“保证担保不是一种特别安全的担保形式,在很多情况下保证人对其承诺的保证书下解除责任”⑤。因此,允许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设定一些条款,限制与排除法律对保证人的保护性规定,以达到摆脱担保合同从属性的结果,既是对债权加强保护的一种手段,也是对双方当事人平等地位保障的一种措施,符合经济发展和维护交易安全的需要,也符合法律的公平与正义原则。
从现行立法上看,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的效力与主债务分离符合我国《担保法》第5条的规定,即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这里的约定显然是针对担保合同与主合同之间的关系而言的,而不是对担保合同效力的约定。我国《对外担保管理办法》第7条第2款的规定也与此一致。可见,我国担保法对独立担保的存在提供了合法性的空间。最高法院的法官在《担保法》的司法解释中也讲到:“担保法是承认独立担保的法律地位。独立保证是适应国际商业界和金融界的商业实践和国际惯例而产生的一种新类型的担保方式。”⑥
第 3 页
承认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效力符合意思自治原则。私法自治是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效力的认定也应坚持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因为担保法上的权利是一项私法权利,除非法律另有强制性规定或出于公共利益的考虑,法院不应对当事人的订约自由加以限制。当事人意思自治表现在独立担保中,就是保证人通过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的约定放弃了法律赋予其的抗辩权,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其效力是没有问题的。
内外统一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的要求,有利于与国际接轨。对内外对采用两套法制是计划经济遗留的弊端,如今我国已加入WTO,国内经济的一体化,全球化,要求法律的统一。独立担保制度的产生源于债权人想得到更为妥善的担保而不愿介入基础交易之中,这一要求不仅是国际,在国内经济活动中也是存在的。此外,否认国内独立担保的理由是独立担保易发生欺诈和滥用权利的弊端,然而这种风险在国际经济活动中并不比国内少,而且国内法院对国际间欺诈和权利滥用更难阻止,国内在这方面的风险相对而言还要小些,法院干预力度可能更大些。因此,以此作为内外有别做法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法律统一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尽管独立担保制度存在一些弊端,但可以通过采取相应的措施加以完善,而不能因噎废食。
第 4 页 三、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效力认定应当注意的问题
前面已经讲过,“无条件与不可撤销”是独立担保合同的一种表述。然而,随着独立担保合同形式上的演变,现在越来越多的着作和实际使用的担保文书中,已极少使用“无条件”这个对担保性质易于引起争议的含糊字样⑦。此外,在实践中,一些不可撤销担保合同,保证人虽然放弃了与主债务有关的抗辩权,但其效力没有摆脱主债务效力的影响,仍然属于从属性担保。也就是说,不可撤销不是独立担保的特有属性。因此,对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效力认定时,应当注意考察合同内容,从而明确担保的性质。同时,不可撤销担保合同条款往往是债权银行一方提供的格式条款,在对其效力进行认定时,还应当按照《合同法》第三十九、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注释:
①王志华:《对独立担保国内效力的承认及法律完善》《法律适用》2003.11.43;
②张向东:《对外担保》,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出版社,第42页;
③沈达明、冯大同编着:《国际经济贸易中使用的银行担保》法律出版社1987年版第30-31页;
第 5 页 ④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指导》第2卷,第298页;
⑤英国着名银行学家H.P.希尔顿于本世纪初向银行界发出的善意警告,转引自白彦:《独立担保制度探析》
《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2003.2.91
⑥李国光、奚晓明、金剑峰、曹士兵:《关于适用理解与适用》,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版,第29页。
⑦贺绍奇:《国际金融担保法律理论与实务》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版38页。

在研究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中止时,笔者认为,首先要对主债务时效与保证债务的时效的关系作一说明。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存在”独立说”和”附随说”两种观点。根据”时效独立说”,债权人应负有必要的注意义务,债权人在依据主合同向债务人行使请求权时,应同时向保证人为权利上的主张,否则,保证合同应不受主合同时效效力的影响。根据”附随说”,保证人保证责任无疑会加重,债权人向主债债务人为债权请求权时,主债务时效效力的变动当然及于从债务的保证合同。这样虽会使债权人债权受到法律保护,但同时对不知情的保证人而言,无疑是无故延长了其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限,这与民法中的私法自治和公平原则不符,也与保证合同具有相对独立性特征不符,可能是对保证人责任的过于加重。
我国《担保法》倾向于时效”独立说”,这从《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四条一般保证与连带保证时效均单独起算的规定中可以得到佐证。

①平等性

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从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保证债权受到侵害时开始计算。关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担保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作出了若干的规定。但其中关于一般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相关条文之间存在冲突,这里笔者试作一分析。

第五,保证合同是诺成合同。诺成合同有多种,如买卖、租赁、加工承揽等,其特点在于不要求事先交付标的物,而仅意思表示达成一致即告成立。

分析上述条文之间的矛盾,其根源在于《担保法解释》对主合同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关系的定位上,还不明确,导致两种对立的观点出现在一部解释中,即一会儿采取”时效独立说”,一会儿又采取”时效附随说”。鉴于后者有加大保证人注意义务,且存在违背合同本意之嫌,故笔者倾向于在时效问题上统一采纳”时效独立说”。综上所述,《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止的,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同时中止”,应当予以废止。

自愿性,是指担保一般是由当事人自愿设定的。就担保的发生原因而言,担保有法定担保与约定担保之分。法定担保是指由法律直接规定的担保。约定担保是指由当事人自行设定的担保。在担保中,约定担保是最主要、最常见的担保。因此,在一般情况下,当事人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依法自主地决定和选择担保。

所谓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期间,是指债权人得以诉讼方式请求法院保护其保证债权的法定期间。
学界普遍认为,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为两年。其理由是《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由于担保法没有特别规定,故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只能是二年。对此,笔者不能苟同。保证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保证责任是基于主合同而产生的一种责任,是保证人依照保证合同的约定,于主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向债权人承担的代主债务人履行债务或者赔偿损失的责任。保证责任具有从属性。保证行为是为了担保主债权的实现而设立。因此,保证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保证债务则为主债务的从债务,原则上与其所担保的主债务同命运,此即保证责任的从属性。保证责任的从属性包括保证范围上的从属性和保证消灭上的从属性等。保证范围上的从属性是指保证人所承担的责任源于主合同中债务人的责任,并且只能在主债务人对债权人所承担的主债务范围内承担责任,或者说,保证人的责任范围,只能等于或小于主债务人的债务。不仅如此,多数学者还认为保证范围上的从属性既体现在保证人的保证范围上也反映在保证强度上。如何理解保证强度,是否包括诉讼时效?对此,没有相关的文献资料予以论述,笔者持肯定的观点。《法国民法典》第2031条规定:”保证不得超过债务人负担的范围,亦不得约定较重的条件。保证得约定仅担保债务的一部分,并得约定较轻的条件。超过债务的保证或约定较重条件的保证,并非无效,仅应减缩至主债务的限度。”《日本民法典》第448条规定:”保证人的负担,就债务的标的或样态,较主债务为重时,缩减至主债务的限度”。笔者认为,对其中”较重的条件”或者”较主债务为重时”等字眼的理解,似乎不排斥包括时效问题在内的一切过重的条件,也就是说在时效问题上,保证责任的诉讼时效期间也不应当超过主债务的诉讼时效期间。再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保证的从属性也包括保证责任消灭上的从属性。《担保法》第二十条规定:”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的保证人享有债务人的抗辩权。债务人放弃对债务的抗辩权的,保证人仍有权抗辩。抗辩权是指债权人行使债权时,债务人根据法定事由,对抗债权人行使请求权的权利。”这里的法定事由自然应包括诉讼时效。由于保证的从属性包括保证责任消灭上的从属性,因而保证人所行使的时效抗辩权应从属于主合同的时效抗辩权,至少在时效期间上不应超过主合同的时效期间。为进一步说明笔者的观点,这里,试举两类合同。一类是国际货物买卖合同,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其诉讼时效为四年。一类是房屋租赁合同,承租人拒付租金,其诉讼时效期间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八条的规定为一年。假定此两类合同若都有保证合同存在,则其中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期间长短如何?根据上述保证责任的从属性,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应短于或等于主合同的诉讼时效,并且第一类合同的诉讼时效保证应受一般诉讼时效期限的规制,为二年,而对于第二类合同,则应与主合同一样,为一年,否则出租人在保证人处将获得超过主合同的时效利益,保证人也承担了超过主债务人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所以笔者认为,当主合同的诉讼时效短于二年时,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应与主合同的诉讼时效相等,当主合同的诉讼时效超过二年时,应以二年确定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

从属性,是指债的担保从属于主债,以主债的存在或将来存在为前提,随着主债的变更、消灭而变更、消灭。这种从属性具体体现在:第一,成立上的从属性。即担保的成立以相应的主债为前提,不能脱离主债而独立成立。担保之债与被担保之债为主从关系,从债即担保之债从属于主债即被担保的债,以主债的存在或将来存在为前提。第二,消灭上的从属性。即担保之债随着主债的变更或消灭而变更或消灭。

一、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期间。

(1)债的担保的概念与特征

保证合同诉讼时效是多久?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是什么时候?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中断和中止是怎么规定的?针对这一系列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问题,律师365小编整理了相关内容,请阅读下面的文章进行了解。

(2)保证

保证保险合同与保证合同有哪些区别

平等性,是指债的担保关系的当事人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各方平等地协商、确定相互间的权利义务,平等地受法律保护。设定债的担保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任何一方都不能享有超越他人的特权,都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方,各方之间也不存在管理和服从关系。

然而《担保法解释》关于时效中止的规定却又令人费解。该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一般保证和和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止的,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同时中止。”显然这一规定受到了主债务与保证债务时效”附随说”的影响。在一般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始于主合同债务到期,对于保证债务,其时效起始于主债务的判决或仲裁裁决生效之日。在主债务的判决或仲裁裁决生效后,已不存在所谓主债务诉讼时效问题,而此时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刚刚开始。可见,一般保证中,主债务的诉讼时效与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期间,相互独立,两者不存在交叉,因而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止,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同时中止无从谈起。尤其是,当主债务诉讼时效进行到最后六个月时,债权人才对主债务人提起诉讼,则根据《担保法》的相关规定,假定保证期间是6个月的话,则此时保证人已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以2年计算主债务诉讼时效,在最后6个月,主债务诉讼时效已进行了18个多月,远超过保证期间6个月,而《担保法解释》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必须在保证期间内向债务人主张权利),既然没有了保证责任,又哪里来的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没有了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又何谈保证债务时效的中止?

第三,保证合同是单务合同。保证合同是保证人一方承担保证义务而不享有权利,主债权人只享有权利而无须承担义务的合同。

保证合同的保证范围有哪些

第四,保证合同是无偿合同。也即债权人享有保证请求权,而不必向保证人偿付代价。

三、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中断。

债的担保的特征:

四、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中止。

第一,保证合同是有名合同。保证合同是一种有名合同,即由法律直接规定其名称及内容的合同。

对于连带责任保证,如果债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后立即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则主债务与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同时计算,并且同时中止。但多数情况下,债权人不会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立即要求保证人承担责任,所以两类债务的诉讼时效期间往往并不同时开始计算。在此情况下,规定主债务时效中止,保证债务时效中止并不合理。在不同时开始计算的情况下,主债务时效的计算一定是先于保证债务,如果在主债务时效期间的最后6个月内发生了中止事由,保证债务时效可能还没有到最后6个月,此时要求保证债务的时效也中止,显然不符合《民法通则》关于时效中止期限的规定。

⑤债权人与保证人的关系

《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从判决或者仲裁裁决生效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从该条文不难看出,一般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是”判决或者仲裁裁决生效之日”。同时该司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又规定,”一般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主债务诉讼时效从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时开始计算,在因法定事由而中断时,关于主债务的仲裁裁决或判决肯定还未作出。也就是说主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发生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仲裁裁决或判决生效前。根据上述规定,如果主债务时效中断,保证债务时效亦中断,那么保证债务的中断一定也发生仲裁裁决或判决生效前。而根据《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保证债务的时效从判决或仲裁裁决生效之日起才开始计算。显然两条文之间发生了明显的矛盾。究竟一般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应从何时开始起算?有学者认为,第三十六条的说法并无不当,其理由主要是一般保证的先诉抗辩权不是诉讼权利,不能机械地认为先诉抗辩权可以对抗法院的审理,同时该观点还引用《德国民法典》第202条的规定,即”时效因给付迟延或者义务人由于其他原因暂时有权拒绝给付而中止,但不适用于……先诉抗辩权……”,进而认为,先诉抗辩权不能导致诉讼时效的中止,当然更不能阻止诉讼时效的起算。所以该观点认为,司法解释第三十四条条第一款的最后一句应加上”重新”两字才符合先诉抗辩权与诉讼时效的关系,也才能与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吻合。对此,笔者不敢苟同。对于第三十六条,笔者觉得存在不妥之处,并导致了时效起算点的模糊和混乱。《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四条明确了一般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即主债务的判决或仲裁裁决生效之日。而第三十六条仅规定了一般保证债务诉讼时效因主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而中断,却没有规定何时开始计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主债务诉讼时效从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时开始计算,此时,保证人还未表明将拒绝履行保证债务,也就是说权利人的保证债权还没有受到侵害,故一般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不可能也从这个时候开始。既然不能随主合同同时起算诉讼时效,为什么又要规定随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随主合同诉讼时效的中断而中断?而且根据一般保证的法律特征,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美高梅官方网站】债的担保,而不是对担保合同效力的约定。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前,对债权人可以拒绝承担保证责任,所以在主合同诉讼时效中断时,保证人并不对债权人承担保证责任,保证债权也不可能受到侵害,因而也就不可能有诉讼时效的起算问题。没有起算,自然也就不应有诉讼时效的中断。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修改《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取消一般保证诉讼时效随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而中断的规定。这样才能使《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一款关于一般保证的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更加明确,而不致于在实践中产生歧义或混乱。

保证合同的特征:

保证期间与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如何理解?

债的担保,是指为确保债权得到清偿而设立的各种法律措施。

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中断与一般的诉讼时效中断一样,本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地方,但是《担保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却使得这一问题变得相对复杂。上文提到的一般保证的诉讼时效中断的问题,笔者已进行了否定性分析,这里不再赘述。下面仅就连带责任保证中诉讼时效中断问题再作一分析。《担保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同时规定,”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我们知道,主债务的诉讼时效从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开始计算,同时《担保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可见主合同诉讼时效与保证合同诉讼时效并不一定同时起算,前者只要主债务一到期,就开始计算主合同的诉讼时效,而后者须以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主张为前提,否则不得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笔者认为,”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这一规定在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前,并无意义且语义上还会引起误解,因为”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的前提是保证债务诉讼时效已经开始,而事实上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开始以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为前提,没有主张,则无所谓开始,更谈不上中断。再进一步地说,即便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因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而开始,其时效的中断与主债务时效的中断亦毫不相干,也就是说引起主债务时效中断与保证债务时效中断的事由是相互独立的,主债务时效中断的事由当然不会引起保证合同时效的中断。故在此情况下,特别规定”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确属多此一举,毫无价值。综合以上分析,《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关于连带责任保证诉讼时效的中断的规定,笔者认为应当予以废除。

第二,保证合同是从合同。保证关系是从属于主债关系而存在的,保证合同也因而具有从属性,是从属于主合同而存在的。

美高梅官方网站 1

债权人对保证人享有请求承担保证责任(履行保证债务)的权利。该权利的行使以主债务不履行为前提,以保证责任已届承担期为必要。在一般保证中,保证人有权主张先诉抗辩权,拒绝承担保证责任。在连带责任保证中,保证责任已届承担期,债权人请求保证人实际承担保证责任时,保证人无先诉抗辩权,但有主债务已适当履行或相应责任已经承担的抗辩权。

保证方式包括一般保证方式和连带责任保证方式。一般保证,是指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连带责任保证,是指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不同的保证方式对当事人的利益有较大影响,应予明确规定。未约定时按连带责任保证论。

二、一般保证合同诉讼时效的起算。

债权人的权利:

第二,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和保证人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债务人在合同规定的履行期限内不能履行债务时,保证人就要开始承担保证责任。

③从属性

第三,保证的方式。担保法规定保证方式分为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连带责任保证要比一般保证的责任大,因此,保证的方式是保证人如何承担保证责任的重要问题,在订立保证合同时,应当对保证的方式作出明确规定。

第六,保证合同是附停止条件的合同。保证合同是一种附停止条件的合同,这个条件就是债务人不履行债务。当债务人届期不如约履行债务时,即条件出现时,保证合同始发生实际效力。而在正常情况下,也就是债务人如期履行债务,即条件没有出现时,保证合同的效力则处于停止或“待发”状态。

中公教育专家认为,以上知识考生要重点记忆,这是做主观题必要的基础的准备。

③保证的方式

①保证的概念

④保证担保的范围

保证合同是保证人与债权人订立的在主债务人不履行其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债务的协议。保证合同的当事人称为保证人和被保证人。

④补充性

政法干警考试即将开考,在冲刺的阶段,如果保证知识的有效扩充且不打击信心,中公教育[微博]专家建议考生将重点放在一些容易理解的知识点方面。

补充性,是指债的担保一经成立,就在主债关系的基础上补充了某种权利义务关系(如保证法律关系、抵押法律关系、质押法律关系、定金法律关系等)。这些补充的权利义务关系大大增加了债务人适当履行其债务的压力,极大地增强了保障债权人的债权得以实现的可能性。因为主债务一旦不履行时,补充的义务就要履行。

②自愿性

保证合同的内容:

保证担保的范围就是指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请求保证人代为履行或负连带责任以及申请法院予以强制执行的范围。《担保法》第21条规定,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

②保证合同

保证,是指第三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或不能履行其债务时,该第三人按照约定或法律规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担保方式。

第四,保证担保的范围。保证担保的范围是指保证人对哪些债务承担保证责任。保证人可以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的范围,明确是对主债务、主债务的利息、损害赔偿金、违约金以及实现债权的费用等内容的全部还是部分承担保证责任。

债权人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有约定时依约定;无约定时应自主债务履行期届至或届满之日始,至6个月届满时止。但在保证人有权行使先诉抗辩权的情况下,保证人不负迟延责任。

第一,被保证的主债权种类、数额。主债务的种类是指债权人和债务人订立的主合同是何种类型的债务,是给付金钱债务、交付货物债务还是付出劳务的债务。主合同的数额是指主合同的标的额。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