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篇文章策画表露国外的狗贩子,默克代表

据英国《镜报》10月31日报道,当地时间
10月29日,澳大利亚女子德里斯科尔(Driscoll)因涉嫌贩毒被调查,然而,警方在检查她的手机时,发现了她有兽交嫌疑,不过随后被保释。

为什么外国人要抢着当狗贩子?

国外的狗狗更幸福,国外的月亮更圆?!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们在一厢情愿幻想。

这篇文章打算披露国外的狗贩子,不是他们不邪恶,只是你我不知道!

图片 1

《101忠狗》里面有个坏女人为了给自己做一件斑点狗皮袍子,抓了101只大麦町。

到现在为止,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时的代入感,我从狗狗的视角,看到一个无比可怕的魔鬼!

图片 2

现实世界中,狗贩子就是那样的存在。

在 2015
年,英国警方发起的犬类黑市调查中,捕获一个名为格蕾丝·班克斯(Grace
Banks)的坏女人,活脱脱就是动画片里走出来的…

她虐待的狗,超过 1000 只,其中八成以上因她死于非命。

图片 3

她和同伙会从狗场低价购入幼犬(比如查尔斯王小猎犬、法斗、约克夏…但80%都是串串),这些狗大多犬龄不满一个月。

它们的妈妈则非常悲惨,作为繁殖专用犬,一辈子都被关在狭小的笼子里,一胎接一胎不停的生孩子,到最后骨质疏松、指甲脱落、残疾、被抛弃后,草草了此一生。

还有近亲繁殖,生下来的狗宝宝基因病发病率极高,而且会很严重。

图片 4

买来的幼犬,还得经过长途运输的生死考验。

“一辆从爱尔兰开来的货车,主驾驶位后面有个隔板,隔板后藏有23只小狗。”

“一辆小轿车车的后座装了四只小斗牛犬,后备箱里还藏了十只。”

更可恨,狗贩子图方便,为了让狗少拉屎尿尿,就不给它们吃东西喝水。

(狗贩子的行为逻辑,绝不为狗多花一分钱)

再加上,幼犬在拥挤的环境中患上细小、犬瘟、冠状病毒的几率非常高…

最终有多少狗能健康的活下来可想而知。

图片 5

如国内许多星期狗贩子一样,幼犬运过来之后,他们就急于倒手卖掉。

格蕾丝这样的还算高阶,会伪装成爱心满满的主人,卖狗的时候,还会给对方看狗妈妈的相片…

等到主人发现,买回去的幼犬很快就死于各种寄生虫感染以后,再想找她们时,她们早已人间蒸发了。

只有百分之一的狗能够健康的活下去…

然而,就算活了下来,它们童年这样可怕的经历,也将带给它们一辈子挥之不去的心灵创伤。

图片 6

驱动她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事情,其背后的动机非常简单,那就是:钱!

在英国,贩狗的利润,简直可以堪比贩毒的利润了。

狗贩子每年能够轻松赚到十万英镑。

同时,贩狗所受到的法律追究,比起贩毒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

英国对侵犯动物权益的处罚,最多只有六个月…

格蕾丝第一次因为虐待动物出庭受审,只被判了五个月。在保释期间,她再次因为贩卖幼犬被抓。今年夏天她再次出庭受审,因虐待动物罪和诈骗罪被判九个月的徒刑以及一些罚款。

图片 7

据调查,2015年英国有多达100多个犯罪团伙在干“贩狗”的勾当,格蕾丝这样的女人,只是其中之一!

试想国外有法律惩戒的情况下,狗贩子尚且如此猖獗,那要是在中国呢?

在中国,狗狗的世界里,只有大反派,没有超级英雄,更没有世外桃源!

图片 8

生命,不该被当作商品交易

素材来源:VICE

文字:欢欢

(Eon-SF/译,Ent/校)2007年,迈克尔·维克(Michael
Vick)承认了让他声名狼藉的罪行。这位亚特兰大猎鹰队四分卫的斗犬场被曝光,图片细节之丰富令人咋舌,以至于他的明星辩护律师团队兵荒马乱,放弃辩护。

据悉,德里斯科尔此前因为贩毒遭警方调查,然而警察却在她的手机上发现多个她和一只狗性交的视频。25岁的德里斯科尔在布里斯班地方法庭上短暂露面后即获准保释,并被拍到和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以及一只狗一起回家。

挖掘出确凿证据的是梅琳达·默克(Melinda
Merck),她从地里挖出了斗犬的尸体,并证明这些狗狗是被吊死的。默克已经帮助破获了从恋童癖到贩毒的一系列刑事案件。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局长和全国警长协会的会长都很信任她,因为她改革了两个部门打击犯罪的工作。默克还获得了司法部和美国检察长办公室颁发的奖项。但是,她并非普通的犯罪现场调查员,而是一位兽医。

昆士兰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的CEO马克唐恩德(Mark
Townend)表示,兽交案件并不常见,而且动物保护法中也不包括这一条,所以要提起诉讼还必须证实动物确实遭到了虐待。

图片 9图片来源:pixabay

默克研究和解决动物虐待案已有20余年。现在,她正逐步说服执法机构,让其相信动物虐待和其他严重罪行(例如家庭暴力、纵火和谋杀)之间存在联系。这是针对动物的犯罪现场调查,但是有些不一样:默克表示,更深入地看待这些案件,你会发现导致更多犯罪行为的线索。

她是法医课程中唯一不是警察的人

1990年,默克发现了她现在所称的“黑暗面”。当她还是亚特兰大一家兽医诊所的猫科专家时,有一天一对情侣带着一只小猫出现,他们声称猫在厨柜下面弄伤了自己。默克的检查则证明事实并非如此:它被殴打了。她报了警,该情侣在一周内就被指控虐待动物。

警官说他们从未接到兽医对动物虐待的报案,她对此很吃惊。“兽医是天生的侦探。”她说,“每一位受伤的动物出现在面前时,我们都必须究根到底,调查来自动物、我们的诊断和主人的线索。”

然而,据默克所说,诊所的老板对她的调查并不高兴。那篇文章策画表露国外的狗贩子,默克代表。法律并未要求兽医参与涉嫌虐待动物案或者报警,而且这么做可能会让某些宠物主人不敢看兽医。默克知道,她得辞职。“兽医还有道德上的责任,这比看病的账单是否已结清重要多了。”于是她成立了自己的兽医诊所。

一年后,一位心急如焚的女士带着一只狗狗上门,说它被她男朋友刺伤了。这次她也报了警,但这件事背后的情况更加复杂。当警察质询这对情侣时,他们发现狗狗并非家里唯一的受害者。男方因对女方实施家暴而遭捕。

这就是默克灵光一现的时刻。在这一刻,黑暗面变得更加清楚了。她意识到“那些虐待动物的人,往往会犯下其他罪行。”

在找出两者的联系有多紧密的驱使下,默克展开了长达15年的探索,学习她能学到的一切法医学知识。除了经营她的诊所,她在业余时间周游全国,参加诸如“自然环境中的死亡现场调查”、“枪击重建”和“死亡现场”之类的课程。当她在纽约注册一门血迹模式分析课程时,听课的人里只有她不是警察。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学会了如何提取DNA样本,如何使用蓝光辨别血迹属于人类还是其他哺乳动物,以及如何拍摄犯罪现场。

图片 10动物外伤的法医记录。题图来源:avmv.org

到了2009年,默克已经掌握了充足的法医学知识——都是那些通常只会让人联想到执法部门的知识。她离开了自己的诊所,在奥斯汀建立了一家法医咨询所。她与美国动物虐待保护协会(ASPCA)和美国动物法律保护基金合作,试图说服警官和律师信任她不同寻常的专家经验。“医疗档案、描述、缩略词、检查或者尸检发现意味着什么,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还很陌生。”她说。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虐待动物与其他犯罪相关

就在不久之前,动物虐待还一直被视为轻罪,而非行凶者可能犯其他罪的迹象。但是过去几十年的研究都支持了默克的信念。1986年,《法律和精神病学国际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w and
Psychiatry)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将近一半的强奸犯和三分之一的儿童性侵犯在童年或青少年时期虐待过动物。2001年,美国司法部的少年司法和犯罪预防办公室回顾了已有的研究,证实将近三分之二的侵害犯也有可能虐待动物

芝加哥警察局发表的一项更新的研究“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倾向:被指控虐待动物的罪犯,也倾向于对人类受害者实施暴力侵犯。”一项对家庭暴力庇护所收容女性的调查表明,71%的受访者的伴侣曾经虐待或者威胁要虐待宠物。

这些研究并不表明所有伤害动物的人都在掩盖其他罪行,也不表明初次虐待动物的人将来必定走上犯罪道路。然而,默克认为这些结果意味着虐待案值得执法部门进行比过去更细致的审查。在FBI的国家突发事件报告系统(执法部门用这一数据库来存储和比较所有违法行为)中,动物虐待曾被丢进“其他违法行为”这一分类下。但是到2015年,在默克和动物慈善机构开始游说后,最初存有怀疑的FBI终于把动物虐待作为工具,侦查或证明其他罪行。2016年1月,FBI为动物虐待单独设了分类,使其能够像凶杀和纵火等罪行一样被记录。

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是全国警长协会的副总干事,也是FBI政策咨询委员会成员,他在2016年说服了FBI重新将动物虐待分类。美国动物虐待保护协会曾说服他看一看动物虐待的相关证据。“我承认我犯了错。我在执法机构干了35年都丝毫没有在乎过动物虐待。”他说。“我太蠢了。没人受过相关培训。我们以前都是这么看待家庭暴力的:如果一位妇女被丈夫打了,为什么她不一走了之?”

汤普森提到了亚历山大·埃尔南德斯(Alexander
Hernandez)的案子。2014年,埃尔南德斯在加州因为射杀一条狗而被捕。换了别的某些州,这样的罪行可能会被当做轻罪或刑事损害处理,不会据此进一步调查。但是当警方利用弹道学检查埃尔南德斯的枪时,发现他是一系列谋杀案的凶手。

图片 11图片来源:pawedu.com

“80%的执法者还不知道动物虐待和其他罪行之间的联系,但是当你拿出证据时,他们会醍醐灌顶。”汤普森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人们知道的越多,我们能解决的刑事案件也就更多。”

法庭受挫

然而,默克还没有说服所有人。她的方法可能会引起争议,尤其是那些仍然保守的兽医、法官和陪审团,这些人并不像默克或汤普森那样相信这种“联系”。

评论家们认为,兽医取证的风险是错误定罪——涉嫌虐待案被过分解读,令没有犯罪的人受到指控。2009年就出现了这样的案例,当事人是佛罗里达州的高中生泰勒·韦曼(Tyler
Weinman)。据报道,作为关键的州证人,默克相信韦曼是一位连环杀猫凶手,尽管她从未亲自检查过动物尸体。韦曼受到全国新闻头条的谴责,但是当辩方拿出证据指出有好几只猫极可能是被狗杀死的,这个案子便不再成立了。

不久,默克再次受到审视,当时她认为一位名叫阿曼德·帕赫(Armand
Pacher)商人与他的大丹犬兽交。帕赫因为默克的发现被捕。但是四位已获资历的哺乳动物学家质疑了默克的分析,法官认为她缺乏可信度。“(她)在这篇报告中作出了错误的声明,以夸大事实真相。”其中一位动物繁殖专家布鲁斯·艾尔茨(Bruce
Eilts)总结道。所有针对帕赫指控都被撤销。

在对韦曼案的回应中,默克认为她参与案件的时间太晚了,她从未声称自己发现了人为损伤的证据。“此后,我在相关的民事案件中作了证,并没有对我的任何指控。”她说道。她同时指出,在帕赫案中,艾尔茨和其他专家都没有接受过兽医犯罪现场调查的正规培训。

图片 12图片来源:howardssolicitors.co.uk

这两起案件影响了兽医取证的可信度,尽管与我交谈过的法兽医一致支持默克,并坚称即便是精确的法医分析,也会被好的辩护律师从庭审中移除。默克坚决守护法兽医的职业使命:“我们用医学和科学知识来回答动物虐待案中的法律问题。”她说道,“只要取证手段是客观的,有了适当的经验和训练,证词本身就能说明问题。”

或者正如她告诉我的:“并非所有兽医都能应对黑暗面。”

还有很多工作尚待完成

令默克获得法兽医头号专家之名的那起案子发生在2016年。路易斯安那州索伦托的年轻市长小威尔逊·隆加内克(Wilson
Longanecker
Jr.)因为收养了大量小猫而深受爱戴,然而警方在其电脑上发现了儿童猥亵图片,还有这些猫咪的真实遭遇。当默克拿出隆加内克收养猫咪后就在虐待它们的证据时,这位市长接受了认罪辩诉协议。他正在度过40年刑期的第二年。

默克说:“行凶者心里明白,无论其他罪行是什么,陪审团和公众都不会喜欢动物虐待。受害者相当无助。”

动物虐待开始被解释为家庭危机的第一个明显迹象(伤害动物的孩子或许反映出了他们在家里遇到的情况),但是补救工作才开始缓慢推行。一些学校开设了教孩子同理心的“人道教育”课程。针对儿童动物虐待者,只有一项全国公认的认知行为干预项目AniCare。该项目基于心理动力学和依附理论,旨在帮助施虐者为自身行为负责并尊重动物。有七个州的法官将AniCare
Child的评估作为量刑的参考。

默克认为,还有很多工作尚待完成。她在德克萨斯州参与了一项推动兽交非法的运动——德州是未禁止兽交的八个州之一。一位名叫小安德鲁·萨斯泰特(Andrew
Sustaita
Jr.)的副警长曾在网上发布了自己与一只小狗性交的视频,继而受到调查。2017年早些时候,当他被发现在个人电脑上存有超过200张儿童猥亵图片时,这一运动获得了新生。

针对斗鸡和其他形式的动物虐待的法律在一些州都不严格,关于动物虐待的教育并非警方培训的强制内容(警官可以选修相关课程)。田纳西和纽约市引入了动物虐待者公共档案室,但美国其他地方的农业游说者担心,这些法规会让有关牲畜的法律越来越严格,而且受到排斥,或导致使用人工授精技术的农民被错误定罪。一些狩猎和农业游说者更希望性侵动物的禁令限制在宠物上。

刚接触兽医取证的人可能会认为这是骗局。默克仍然期望看到动物虐待特别法庭在十年内建立起来。全国警长协会的副主任汤普森则认为,让公众相信虐待动物和其他罪行存在联系还需要很长时间。

“我乐观地感到人们的态度正在转变,但人们难免会很固执。”他说,“如果我们要解决其他罪行,就需要严肃对待动物虐待。但是我花了20年才接受这一观念。”(编辑:vicko238)

题图来源:pawedu.com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