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人民日报》报道,12日,原矿出口禁令在印尼正式生效。即日起,印尼政府将停止所有原矿出口,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在当地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

2014年1月12日,印尼原矿出口禁令正式生效。据此禁令,以往印尼的原矿出口企业都面临禁止出口后的生存危机。不过,在法律生效的最后关头,印尼政府还是做出了妥协,宣布将允许66家矿业公司继续出口精矿至2017年,并初步决定,允许铜、锰、铅、锌等精矿出口,但仍然禁止镍矿和铝土矿出口。  印尼是中国最大的镍矿和铝土矿的进口来源地,分别占其进口总量的70%和50%以上。此次印尼原矿出口禁令生效,对中国企业,尤其是铁合金和电解铝的生产企业产生巨大的影响和冲击。  然而,在采访中记者获悉,在国际商贸进出口市场上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中国相关企业已早有准备,业内还有意借力原矿禁令实现转型,再次成长。  有备无患  据报道,印尼国会早在2009年就批准了新《矿产与煤炭法》,即“第四号法律”,至今已历时多年。此间,我国矿业和有关专业机构已经获得充分的时间研究该法律,做足准备,迎接挑战。同时,国家有关部门积极引导矿产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并在政策路径上进行引领,给予相关企业政策、法律等信息帮助。  据商贸人士陈先生透露,2012年,甚至更早以前,就有印尼方面发出禁止原矿出口的声音,并且在印尼国内还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后由于矿产企业的抗议,印尼政府才提出了缓期执行的临时预案。他表示:“总之该政策的实施早有征兆,实际原矿禁止出口一事早在2012年5月份就有风声传出,当时印尼政府宣称将禁止原矿出口,提倡原矿的出口企业增加冶炼或精炼原矿石加工设备,提高出口商品的附加价值。中国业内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如,中国进口铝矾土的最大港口是山东龙口,当地企业早已着手大量进货,据说库存很充足,再加上钢铁行情一直不景气,所以还可以满足一段时间的供应。”  此外,充分利用这种“倒逼机制”的冲击力,推进矿业的转型升级、化解产能过剩等,也已经成为我国大部分涉矿企业的共识。  未雨绸缪积极应对  由于国内的用户对印尼禁令的实施早有思想准备,多数企业已经提前下手储备了一部分镍矿、铝矾土的生产原料,所以从短期来看还不至于出现“无米下锅”的窘迫。很多企业也已经开始行动寻找新的货源,做好了未雨绸缪的长期打算和应对措施。  对此,生意社钢铁行业资深分析师何杭生认为,中国企业的应对措施有两种。第一,是在印尼当地组建原矿加工厂。这样一方面可以继续拥有原矿产品的使用权,也可以节约成本。不过这个措施实施起来时间周期较长,资金投入较大,且考察,选址和审批等一系列的事情较为繁琐,因此短期内不看好。  陈先生表示,国内已经有企业在印尼投资了原矿加工厂,表面看确实比较应景。但是印尼政策经常存在反复性,即便是此次的禁令在印尼政府内部也有较大分歧,有声音认为该政策的实施会极大的影响印尼政府的税收,所以假设今后一旦原矿出口解禁那么海外投资的成本将难以回收。另外,海外投资的金额投入大,战线拉得长,在中国国内铝市不被看好的现状下,海外投资企业自身也存在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另据一家国际矿业巨头负责业务的李先生透露,目前,在印尼当地投资矿产的中国投资者正在等待印尼政府出台禁令的相关细节,以便做出投资企业的下一步决策。  再有就是寻找印尼矿源替代品。何杭生表示俄罗斯、伊朗等国家是很好的选择。  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前10个月,中国进口印尼铁矿石量分别为1187.36万吨,1023.5万吨和1373.5万吨,而从俄罗斯进口量为1561.2万吨,1325.7万吨和913.5万吨;伊朗为1663.37万吨,1733.8万吨,1855.6万吨。所以从数据上看,印尼和伊朗的进口数量逐渐增加,而俄罗斯在减少。  但是若从进口镍、铝矾土等方面来看,何杭生认为俄罗斯更适合。  俄罗斯2013年出口23.83万吨镍,较2012年增加8.8%;因2013年镍价下滑,出口额为36亿美元,较2012年减少2.5%。几乎所有的镍都出口至独联体以外的国家。2013年俄罗斯铝出口量为336万吨,较2012年减少3.4%;出口额为62亿美元,同比减少4.7%,多数铝出口至独联体以外的国家。  此外,陈先生也同意寻找替代矿源的策略。  在铝矾土方面,陈先生更看好印度。他介绍说,国内虽然电解铝行业目前产能依旧过剩,但只要工厂开动就要有“米”下锅,所以还需要找替代矿源的稳定供给渠道。这点山东地区的电解铝工厂早有意识,已经在海外开展很多矿山投资项目。另外,印尼禁止铝矾土出口,可能会激活印度铝矾土的出口量。因为海运成本高,所以国内买家在两者间更愿意选择印尼的货源,现在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印度的铝矾土有可能在未来更受欢迎。  时刻准备应对风浪  在国际商海中征战远航,必须做好时刻应对大风大浪的准备。据了解,不止印尼,其他矿产资源出口国也可能随时在这片海域掀起不小的风浪。  在何杭生看来,印尼的此次禁令,对国际矿产资源来说,形成的价格影响相对较小,毕竟其矿产出口和储量均不是重点大国。国内原矿价格短期内出现了镍价等矿产品价格的攀升,但在全球镍价下滑的行情下,其总体下滑趋势还是难改。  最重要的是此次禁令的启动,给其他原矿出口国敲响了警钟,让一些东南亚国家和一些矿产资源并不丰富的欧洲国家均意识到了其原矿出口后导致本国矿产资源的流失问题。  据了解,印度原本是中国的第三大铁矿石进口国,从2010年年初印度就采取了提高铁矿石出口关税等一系列措施限制铁矿石出口。印度的铁矿石出口关税已经从2010年初的10%逐步提高到了目前的25%。而且在印度GOA州为保护本国资源,治理非法盗采,保护环境从2012年下半年已经禁止了铁矿石的出口,最新消息显示目前GOA州在港铁矿石库存达到1500万吨,政府采取公开的电子招标形式来给予处置。第一次电子招标已于2014年2月17日开始。  伊朗早在2013年第一季度就已经计划发布禁令限制出口,但由于伊朗国内矿产企业反对,使得其政府取消了出口禁令但征收高额关税。  此外,俄罗斯联邦审计署对矿产资源基础状况和矿产应用效率检查结果表明,在2007至2012年间,俄罗斯的146种矿产资源中有62种资源储量下降,其比例为42%。  所以何杭生认为,印尼禁令或许不能较大程度的改变国际原矿市场的价格水平,但在政府影响和限制出口方面,或许会加快国际市场矿产资源出口限制的脚步,形成全球矿产资源“入超”格局。

印度尼西亚从12日起开始实施新的矿业法规,对原矿的出口禁令正式生效。即日起,印尼政府将停止所有原矿出口,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就地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此举中期将会影响从印尼进口原矿的海外企业,包括一些中国企业。但由于许多中国企业已经从印尼进口了大量镍矿和铝土矿,至少还能使用一年,短期影响将不会很明显。另据海外媒体报道,近日由于该禁令将要实施而被印尼扣押的中国货船已开始陆续离港。
原矿出口禁令生效
印尼是世界上重要的资源出口国,其铜矿出口占全球总量的3%,镍矿占18%—20%,铝土矿占9%—10%。但近年来,印尼矿产资源逐渐减少,消耗却在增加。为了保护自然资源,同时增加矿产品出口附加值,促进矿产品加工中下游产业发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印尼2009年通过了《煤炭【美高梅官方网站】印度尼西亚政党将终止全部原矿出口,印度尼西亚原矿出口禁令生效后。与矿物法》,规定2014年1月12日起禁止原矿出口。
有分析人士指出,12日开始生效的禁令将对中国等国家产生影响。很多中国企业在禁令下将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据悉,印尼于2014年完全禁止原矿出口的计划早在2011年就已经提出。
而中国进口的镍矿中,印尼的比重超过了50%,若这一计划完全实施,中国镍矿、镍铁以及不锈钢产业链首当其冲。
此外,如果不放宽禁令,矿石价格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明显上扬,这样可能会迫使一些中国企业不得不转到原料出产地开设工厂。受基础设施限制,在印尼建设冶炼厂耗费巨大,将影响矿业公司的收益。有矿业公司已经表示如果法律生效,将不得不削减员工。
世界矿业巨头自由港迈克墨伦铜金矿公司印尼分公司日前表示,公司将不得不削减60%的产量,并解雇7500名员工,这占其印尼总员工人数的一半。
“中国准备非常充分”
路透社援引业内人士的评论指出,在印尼国会和能源矿产部最终决定,将于2014年1月12日开始禁矿出口的消息传出后,中国的贸易商和镍铁厂家就已经开始“抢运”印尼的红土镍矿,因此对部分中国企业的影响有限。
知名投行麦格理指出,印尼原矿出口禁令1月份生效,但对精炼镍市场影响或滞后,因为中国囤积的镍矿可以使用近一年。
麦格理高级顾问吉姆·列侬称,截至2013年底中国囤积的镍矿可能高达4000万吨,相当于一年的消耗量,“中国准备非常充分,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下,2014年印尼没有任何镍矿出口,镍市场受到的影响也将延后”。印尼原矿出口禁令生效后,预计将引发镍价展开一轮上涨。列侬仍然认为印尼将会允许有冶炼厂建设计划的矿商出口矿石。
麦格理还预测,2014年镍均价为15500美元/吨,高于目前的14100美元/吨左右;2014年全球镍供应较需求高出30000-40000吨,而2013年这一数字为15万吨。
此外,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惠誉13日称,短期内这一出口禁令对中国铝生产商的影响有限,因中国铝土矿库存充裕,可以支撑一年之久。但从长远角度考虑,铝生产商们也应开始改变其运营模式,以减少对印尼矿石的依赖。
从长期来看,惠誉相信禁令不会对中国生产商的整体成本产生太大影响,因为自2009年印尼宣布禁令以来,中国就分步骤将铝土矿进口来源多元化。
这些步骤包括建立新的冶炼厂,吸纳印尼以外的原材料,从澳洲、印度、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其它市场进口,或者利用在印尼建设精炼厂来换取铝土矿的出口配额。

推荐阅读:印尼拟限原矿出口 铝价有望反弹

印尼出台原矿出口禁令 中国公司应对有招[图]

印尼2009年通过了《煤炭与矿物法》,规定2014年1月12日起禁止原矿出口。然而,在法律即将生效的关口,印尼政府还在犹豫不决。一方面,新政策遭到了矿业公司的反对。另一方面,去年以来,印尼经济增长持续下滑。新政策实施后,政府收入将减少8.3亿美元,进一步加剧账户赤字。

备好一年货源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中国企业也为新政策的实施做好了准备。据悉,中国公司此前购买了足够矿物,未来一年仍有足够货源。另外,据介绍,为了应对原矿出口禁令,中国企业早在一年多前就开始在印尼筹建矿业工业区。中国和印尼政府也将给予工业区一定的支持和鼓励。

有专家表示,新政策不仅会对印尼的经济造成影响,而且政策的不确定性将对投资者信心产生不利影响。

新的矿业政策也给中国造成了一定影响。印尼是中国最大的镍矿和铝土矿的进口来源地,中国从印尼进口铝土矿和镍矿占其进口总量分别达到70%和50%以上。如今,铝土矿和镍矿都在被禁出口行列,国内的一些矿业公司可能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此前,还有一些中国企业争取在原矿出口禁令实施前运回向印尼矿主采购的原矿,但因印尼当局拒绝签发离港证而滞留印尼港口(本报曾作报道)。

在法律生效的最后关头,印尼政府做出了妥协。据英国路透社报道,印尼政府11日晚间宣布,将允许66家矿业公司继续出口精矿至2017年。初步决定,允许出口的精矿有铜、锰、铅、锌和铁。但镍矿和铝土矿仍然被禁止出口。

印尼政府妥协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