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马航飞机失踪最新消息:据英国每日邮报今晨报道,
马航MH370的飞行机长查哈里亚·沙阿是马来西亚被监禁的反对党领导人安瓦尔·易卜拉欣的忠实支持者,在起飞几小时前,这位53岁的机长参加了这位反对党领导人的司法听证会,暗示他有可能对听证会结果不满而制造了马航绑架事件,同时提及美国联邦调查局揭示机上乘客有可能已经被藏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

摘要:
虽然机长扎哈里背负着外界对于“劫机”主角的猜疑,但其同学、好友、前上司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相信,并对婚姻危机、精神疾病、恐怖主义等劫机原由揣测,一一驳斥。
在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发生之后,尽管没有证据指向机长扎哈里(Zaharie
Ahmad Sha
…虽然机长扎哈里背负着外界对于“劫机”主角的猜疑,但其同学、好友、前上司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相信,并对婚姻危机、精神疾病、恐怖主义等劫机原由揣测,一一驳斥。
在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发生之后,尽管没有证据指向机长扎哈里(Zaharie
Ahmad Shah)与副机长法里克(Fariq Abdul
Hamid),但他们依然背负着外界对于“劫机”主角的猜疑。而随着FBI调查的介入,拥有30年飞行经验的机长扎哈里,更是成为一些舆论指责的“嫌疑人”。近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寻访到机长扎哈里的同学、好友、前上司,以及副机长法里克的邻居,还原他们生活与工作细节。高中位于马来西亚半岛西北侧的槟城(Penang)是扎哈里的故乡,1961年,扎哈里出生在那里。在扎哈里的高中同学纳西尔的印象中,高中时期的扎哈里性格开朗,整天都很快乐,“我虽然没有细致去了解他的家庭情况,但可以看得出,他来自一个big
family(大家庭),家中至少有超过5个小孩。”在Penang Free
School(中文名为“槟城大英义中学”)念高中的最后两年间,纳西尔与机长扎哈里是同班同学。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发生前,纳西尔与扎哈里位于雪兰莪州的家相距不过约20分钟车程。2014年3月31日,穿着黑色T恤的Mohd
Nasir Othman(以下简称“纳西尔”)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Penang
Free
School建校于1816年,在整个东南亚都算得上一所历史悠久的中学,“这所学校所招收的学生基本上都是优等生。”纳西尔解释,从Penang
Free
School毕业的同学们或就读于马来西亚本地较好的大学,或到国外留学。纳西尔即是其一,高中毕业后,他考入马来西亚理工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Malaysia),现在是一名建筑工程师。对于扎哈里选择在高中毕业后即赴位于菲律宾马尼拉的一所飞行学校就读,纳西尔并不诧异,他记得扎哈里念高中时常骑一辆破旧摩托车,经常坏掉,都是他亲手修理好的,“扎哈里的动手能力很强,在念高中时,他就很喜欢自己去DIY(自制)一些东西。他也不喜欢去死记硬背一些东西,比如他的历史、地理成绩就只是中等。”纳西尔记得,扎哈里的这种天生的动手能力,也体现在科学实验课上,中学期间的这门科学实验课程,扎哈里尤为喜爱并表现突出;后来,当已成为马航机长的扎哈里乔迁到位于雪兰莪州(Selangor)莎阿南区(Shah
Alam)Laman
Seri小区的新居之后,曾亲手修理好新居的螺旋式楼梯。“扎哈里拥有一双非常灵活的双手。”纳西尔评价。机长曾在马航任职并拥有30年飞行经验的机长、扎哈里的前上司、马航前首席飞行员(Ex
chief
pilot,下文中匿名为“B机长”)记得,一般而言,马航机长每个月税后工资约为8000美元至9000美元,在当地收入算得上较为优渥,足以维持体面生活。而在扎哈里的一些昔日同窗看来,担任马航机长收入虽优厚,但扎哈里也有短板。纳西尔就说,扎哈里实际上从未念过“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他只在菲律宾学习了两年的飞行”。在高中毕业后的约20年间,纳西尔与扎哈里都没怎么联系。直至大约毕业20年之后的有一天,扎哈里突然给纳西尔打来电话,不久后扎哈里还特地去纳西尔家拜访了他。在纳西尔的感受中,20年后已成为马航机长的扎哈里并未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光环”,相反,在近年来与同学们的交流中,他反而表现得“有点自卑”。在与同学的相处过程中,扎哈里也并不掩饰这种感觉,“所以同学们常常安慰扎哈里:这没什么,在我们中间,你的收入是很可观的。”纳西尔感觉,多年后重聚,扎哈里依然跟过去一样,性格没有什么变化,“扎哈里的确很低调,他跟陌生人可能话并不多;但跟熟悉的同学在一起,话可并不少。在我们的朋友圈里,他是很能聊的人。并且,他喜欢美食。”这也得到扎哈里一些好友的认可。与扎哈里私交颇多的好友、马来西亚人民公正党(People’s
Justice Party)副主席RoSivarasa的秘书张福明(Peter
Chong)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展示了一些扎哈里的私人照片,其中有扎哈里亲手制作马来传统美食Ketupat(当地饭团)的照片,也有扎哈里与他在一个饭局上的合影,友人们昵称扎哈里为“Captain”(机长),“那天我们有很多友人在一起吃饭并合影留念。在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发生后,我在那张大合影中剪出来我和扎哈里的照片并上传到推特,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找寻同样失联的Captain。”纳西尔热爱旅行,在他前往北京、东京等地旅行时,常致电同学扎哈里,询问当地该如何着装或购物,扎哈里也会给予建议。去年3月,纳西尔从日本旅行回来,正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取行李时,忽然听到一声响亮的打招呼声,“Hi,
纳西尔!”他回头一看,是扎哈里在背后叫他,当天这位机长还穿着值勤时的马航制服,扎哈里嗓门很大,所以周围的人一直盯着他俩看,这让纳西尔觉得有一个做机长的同学,“是一件颇为自豪的事情”。婚姻让纳西尔印象深刻的是,大约在2009年9月左右,扎哈里从Subang地区的住宅搬进了位于雪兰莪州莎阿南区Laman
Seri小区的新家。纳西尔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展示了他在扎哈里新家的照片:一幢二层楼的灰色系独栋别墅。为庆祝乔迁之喜,扎哈里与他的妻子菲莎(Faizah
Khanum Mustafa
khan)邀请亲朋前来。纳西尔记得,那次聚会也是扎哈里为庆祝女儿艾莎(Aishah
Zaharie)远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学习建筑而准备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该小区现场也了解到,Laman
Seri并非一般小区,有部分马来西亚前重要官员就居住在该小区内。在同学们的印象中,那是扎哈里的人生中春风得意的阶段。在那次,纳西尔与扎哈里在其新家的草坪上留影,天气晴好,照片中两人笑容满面。所有人都认为,日子就该这么继续下去,直至其在马航退休。在纳西尔的印象中,菲莎与扎哈里年龄相当,他们大约在16岁左右就开始相恋,“他们从小就住在同一个街区,青梅竹马。菲莎是一位全职太太。”纳西尔介绍,53岁的扎哈里与菲莎共育有两子一女,其中,长子阿末依德里斯约29岁,也已经育有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儿子;二女儿艾莎27岁,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修完建筑学位后在澳大利亚工作;最小的儿子、26岁的阿末瑟,学日语。而在最近一段时间,外界公布的所谓扎哈里与其家人合影,多不属实。“这么年轻就做了祖父!”这也是失联事件发生前,包括张福明在内的好友在跟扎哈里聚会时常常开的玩笑之一。“机长自杀论”与“机件故障论”,这是针对失联事件外界最为主流的两个说法。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称,机长扎哈里一位密友最近爆料称,婚姻危机令扎哈里心烦意乱,该人士称,扎哈里的婚姻已破裂,其妻发现他有外遇,而此时他和另一名女子的关系也出现问题,“因过去发生的一切事,扎哈里无心驾驶”。但在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发生前,菲莎曾在她个人的facebook上传她与扎哈里及女儿艾莎在一座清真寺内的合影,此外还有一家五口团聚等照片,这让包括纳西尔在内的不少同学友人看来,“从照片上看上去,扎哈里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他没有必要去做外界传说的那些危险的事情。”张福明也从未听到扎哈里提及自己婚姻破裂之类的事情,“关于扎哈里夫妻的感情问题,我们在交谈中并没有谈到很多。但如果扎哈里真的离婚了,我们这些他的好友们也应该会知道,但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类消息”。“即使扎哈里的私生活中有外面报道的这些事情,也不代表他的驾驶技术会有什么问题。”前述B机长则干脆反驳。心理调查人员目前分析卫星数据的焦点在于,失联的马航MH379飞机究竟是燃料耗尽前一直处于自动驾驶状态,还是被认为驾驶至南印度洋海域并坠海?而此前亦有报道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对扎哈里的妻子菲莎展开调查,以了解扎哈里的精神状态。但在同学纳西尔看来,“在与人交流的过程中,扎哈里没有显示出任何异常。他不像是有心理问题的人,当然他也并不是一个有攻击性的恐怖分子。”在失联事件发生后,机长扎哈里的友人们诧异于舆论所勾勒的形象与他们所熟识的扎哈里判若两人。不仅如此,副机长法里克的几位邻居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实中的法里克为人谦和,爱看足球赛,是一位虔诚的温和的穆斯林,并且,如果没有这次意外发生,法里克应该会与相恋9年的女友、任职于亚航的26岁机师娜迪拉结婚。张福明在与扎哈里结交的过程中发现,扎哈里展现出来的是开朗、友善、喜爱小孩的形象,远远不同于失联事件发生后外界所描绘的脸谱。张福明也强调,在他的感受中,扎哈里并没有外界猜测的所谓“精神问题”。对于马航机师是否定期接受心理检测,失联事件发生后,马航首席执行员阿末佐哈里公开表示,当一名新机师开始执勤时,公司都会根据他们的年龄,每半年或一年安排一次心理检测和身体检查,“有关程序由航空医生负责。”而前述B机长则称,在他曾任职于马航的约30年间,马航对40岁以下的飞行员每年会做一次身体检查,对40岁以上的飞行员每年会做两次身体检查,“但是我的印象中,马航并没有针对飞行员的关于心理或精神方面的检测或检查。”他同时介绍,马航在此次失联事件发生前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机长自杀先例,只出现过机长死于类似心脏病等身体方面疾病的情形。“有劫机想法的人通常会表现古怪,但扎哈里既不古怪,也不孤僻,在过去,他也会在下班后和同事们一起去喝东西。”B机长表示。飞行模拟器马来西亚警方调查人员在机长扎哈里家中的飞行模拟器中,发现有五个靠近印度洋的跑道资料,疑是客机降落的可疑地点。初步调查显示,飞行模拟器上的部分数据已被删除,而有的也被锁定。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3月15日,在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发表公开讲话的当天,马来西亚警方已经从机长扎哈里的家中带走了那台飞行模拟器,并在警察总部进行了重新组装。而在好友张福明的印象中,扎哈里对飞行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张福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早在这次的马航MH370失联事件发生之前,扎哈里的友人们就已经知道他位于Laman
Seri小区的家中确有一台飞行模拟器,扎哈里不仅将自己与模拟器摆拍的照片上传到网络,而且曾邀请过张福明去他家中驾驶这台模拟器,“这是扎哈里的个人兴趣,他从未要隐瞒他的这台飞行模拟器的存在,也没有故意掩盖他热爱飞行的这一个hobby(爱好)。”现在,这些碎片被外界解读为所谓“证据”。张福明则反驳,作为这套飞行模拟器的主人,扎哈里有权利决定他在自己的这台飞行模拟器中下载或删除一些资料,“这就像他的个人电脑一样,要保存、锁定或删除什么资料,完全是个人自由。”而在也驾驶过波音777客机的B机长看来,一位机长家中有一台飞行模拟器,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许多飞行员家里都喜欢装个飞行员模拟器什么的,这很正常,就像我喜欢飚摩托车一样。”
B机长也指出,如果扎哈里有一些做恐怖事件的动机,“他完全可以把整个飞行模拟器都毁掉,这样调查人员将更加找不出什么线索来。”以往,在驾驶飞机的专业技术上,扎哈里也被认为是过硬的。曾担任过扎哈里一段时间上司的B机长依然记得,扎哈里从菲律宾马尼拉的飞行学校毕业后进入马航的第一次飞行是在沙巴东马地区。在B机长的印象中,他从来没有发现作为飞行员的扎哈里有什么技术问题;并且,在他的任期内,他主要负责考察飞行员集中在是否按时出勤、执飞方面,“在这些方面,扎哈里当然是合格的。”在B机长的印象中,在马航,机长一般不会轻易更换驾驶的机型,对于每个机型,机长们都会驾驶一定的周期,他举例说,机长扎哈里曾经驾驶过一段时间的空中巴士(Airbus)机型,而在MH370失联事件发生前,扎哈里专门驾驶波音777机型“也已经有过一段时间”。在最后的这次MH370飞行之前的几个月,扎哈里的副手、27岁的副机长法里克被调派执飞波音777,在有教官在一旁监督的情况下,这位年轻的飞行员完成了他的5次驾驶波音777飞行。而在此之前,法里克也已经先后驾驶过一段时间的波音737与空中巴士A330。失联事件发生前,法里克曾参与录制CNN的一档节目,节目中他驾驶波音777-200型客机从香港飞往吉隆坡。CNN一位参与该节目制作的记者说,年轻的法里克,飞行技术像“教科书般完美”。政治谜团3月27日,马来西亚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对外称,马来西亚警方已向125名人士,包括机舱内人士的家属以及民航局的官员都录取了口供。美国《纽约时报》引述两名FBI调查人员的表态称,在对从扎哈里家取走的飞行模拟器进行检查后,他们几乎没有发现什么能够证明机长扎哈里蓄意驾驶飞机偏离航道的证据。有关“嫌疑人”扎哈里因政治倾向而劫机的猜测尘嚣日上,但目前并无确实证据显示二者有某些关联。在失联事件发生前,扎哈里在他个人的facebook上贴过他为反对党大选帮忙的照片,这并非秘密。在失联事件发生前,纳西尔以及扎哈里的不少同学、友人就已得知扎哈里在2013年加入了反对党人民公正党(People’s
Justice
Party)。纳西尔至今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反常的。在他看来,他周围的朋友加入反对党的或是反对党支持者的比比皆是,只不过有人高调,有人低调,“加入反对党的人,确实是想给马来西亚change
something(带来一些改变)”,扎哈里只是他们中的一个而已。英国《每日邮报》曾指机长扎哈里是人民公正党的“死忠”,并指出在客机失联前一天,这位机长还出席了人民公正党领袖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bin
Ibrahim,又常译为“安华”)具有争议的法庭审判,在这一天,马来西亚上诉法庭裁决安瓦尔在2008年与一名男子发生性关系的罪名成立。在张福明看来,在2013年才加入人民公正党的扎哈里,并非外界所指责的“政治狂热者”。张福明表示他并未参加客机失联前一天对安瓦尔的审判,但据他所知,当天对安瓦尔的审判从当天早晨9点持续到当天下午7点,“我没有听到哪个朋友说看到过扎哈里,我也没有看到过关于他在审判现场的任何照片等证据。”“即便扎哈里当天参加了审判匆匆赶到机场,但3月7日晚上作为机长的他需要提前3个小时就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开始工作,他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里就想好这么完美的飞机失联计划。”张福明指出。在马来西亚这样一个多民族与多元文化的国家,张福明觉得,他和扎哈里都不是狭隘地看重各自种族的人,他们的友人涵盖各个种族,“那种有种族歧视或某种种族优越感的人,不会成为我的朋友,当然也更不会成为扎哈里的朋友。我和扎哈里都认为,不论是华人、印度人还是马来人,不论来自哪个种族,我们其实都是马来西亚人。”“在我们看来,扎哈里有一份好工作、好收入、好家庭、好的太太以及好的住宅,他没有任何动机或冲动去做外界猜测的那种恐怖主义的事情,去毁掉他目前的幸福生活。”张福明说。在纳西尔看来,扎哈里不可能会为了支持人民公正党领袖安瓦尔去做类似劫机这样很极端的恐怖事件,“我们都知道,并不值得为哪个政治人物或党派去牺牲自己的生命或危害别人的生命。”他说。余波与扎哈里同年的纳西尔比划着,他说扎哈里跟他个子差不多,大约5.7英尺(约1.74米),但比他瘦一些。“如果还能遇见扎哈里,我一定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问他,这些天你究竟去哪里了?”纳西尔说。但很快随即纠正了这个说法,“这个事情目前几乎不可能发生。”友人张福明则清楚地记得,就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发生的约一个礼拜前,他在位于雪兰莪州的Kota
Damansara区域还曾碰到过扎哈里,他询问过扎哈里是否愿意参加在今年3月中旬左右举办一个带贫困孩子购物的公益活动,扎哈里答复“非常愿意参加”。——这是他俩最后一次见面。3月21日,一位名为诺祖莱达的教师写了一首标题为《特别献给你——扎哈里机长》发在其个人facebook上,她在诗中写道,这是特别献给机长扎哈里及其家属的诗,“和他们一样,我相信你有着所有的答案,而你所有的行动都是出于理智的决定……”她写道。扎哈里的长子阿末依德里斯也在这首流传于facebook的诗歌上留下评论,“在所有针对我父亲的毫无根据的指控中,至少还有诺祖莱达的这首诗,可以治愈我与家人的悲痛,谢谢你。”而在马航MH370飞机失联事件发生后,扎哈里的女儿艾莎已向公司请假返回马来西亚陪伴家人。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发生后,张福明感觉,被外界戴上“嫌疑人”帽子的扎哈里及其家人过往的一举一动,都被曝露于公众审视的“放大镜”之下,“我感觉,这样的怀疑和一些没有事实的论断,对于扎哈里和他的家人是不公平的。事实上,马来西方不止在扎哈里家取证,也调查了包括副机长、机组人员以及所有乘客的相关资料。”张福明说。失联事件发生迄今约20天,扎哈里与其他机组人员的家人绝大部分处于缄默状态。因是机长扎哈里的高中同学,纳西尔近期饱受关注,他的生活中很多既定安排被打乱。“KEEP
CALM AND PRAY FOR
MH370”(保持冷静并为MH370祈祷),是纳西尔的黑色T恤上标明的大写字母,“这是我特别为了这次采访而穿的。”纳西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一名穆斯林,纳西尔每天都会为扎哈里祈祷,他依然希望扎哈里能够回家。纳西尔说,保持最美好的期待并祈祷,“这是目前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马航失联事件四大疑点指向失联航班机长

图片 1

在马航MH370航班失联的第八天,失联事件有了重大转折。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在3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确认失联客机联络系统是被人为关闭的,客机航线也是被蓄意改变的,间接回应了媒体早前有关失联MH370客机很可能被劫持的猜测。那么,MH370到底在哪里?有可能被谁劫持?

英媒:失联航班机长疑为政治报复故意改变航线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5日称美情报部门倾向于认为失联客机飞行员对客机失联负有责任,并且其行为有主观故意因素。由于马航信息显示副机长阿卜杜勒·法里克之前并没有特别要求与机长扎哈里·艾哈迈德·沙阿搭班,而是接受航空公司的随机安排,执行飞行任务,因而,法里克身上的嫌疑点有所降低,相反多个疑点将目标指向了现年53岁的机长扎哈里。

据每日邮报报道,马来西亚警方也表示机长查哈里亚·沙阿是政治积极分子,马警方也认为此前他参加的安瓦尔听证会结果令其不满,因此,他极有可能把气撒在了MH370,这趟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昨天,马来西亚警方搜查了失踪飞机机长在吉隆坡郊区的家,发现他家有一个自制的飞机飞行模拟器。每日邮报称,警方还花了大量时间检查机长家中的两台笔记本电脑,其中一台存有模拟器中的数据。机长私人电脑并没有放在家中,警方怀疑机长已经将其带到飞机上。

疑点一:机长因安瓦尔案采取疯狂举动?

图片 2

英国有影响的大报《镜报》、《每日邮报》16日均报道,失联航班事件与马来西亚政治扯上关系,机长扎哈里是马来西亚反对党领袖、前副总理安瓦尔的狂热支持者,驾驶飞机前数小时曾到法庭聆听安瓦尔案的聆讯。

据新华社报道,马来西亚上诉法院3月7日推翻一项无罪判决,认定马来西亚反对派领袖安瓦尔·易卜拉欣一项性侵犯罪名成立,判处他5年监禁。

这两篇报道称,扎哈里是马来西亚反对党—人民公正党梳邦区部的一名活跃党员及反政府的活跃分子。3月7日,扎哈里曾前往布城司法宫的上诉庭聆听安瓦尔案庭审。当天下午5时,安瓦尔被裁决鸡奸案罪名成立,被处监禁5年。这使安瓦尔失去参加本月23日雪兰莪加影州议席补选的资格。人民公正党指控执政党滥用司法阻止安瓦尔参与加影补选。这之后几小时的3月8日凌晨零时42分,扎哈里驾驶MH370航班从吉隆坡起飞,前往北京,之后航班失联。

失联航班机长查哈里亚的同事说,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但也是积极的社会活动分子,是马被监禁的反对党领导人安瓦尔·易卜拉欣的热忱支持者。机长同事对每日邮报说,机长是个很有政治信仰的人,对反对党领导人的支持很坚定,且机长非常热爱政治。还有位机长同事说,在失踪航班起飞前几个小时,即3月7日那天,查哈里亚是打算去参加反对党领导人的听证会的。

在执行长途飞行任务前数小时内不是好好休息,而是去参加冗长的法庭聆训,扎哈里的举动令人生疑。《镜报》的报道怀疑扎哈里很可能因为不满法庭判安瓦尔鸡奸罪名成立,而策划了劫机事件。

另据报道,查哈里亚·沙阿现年53岁,1981年加入马航,累计飞行时长超过1.8万小时。他曾被怀疑与“基地”恐怖分子是同学。菲律宾媒体12日援引菲民航署消息称,MH370航班机长据称1980年到1981年间曾在菲律宾马尼拉帕赛市的菲律宾航空学校学习,但他们尚未找到有关查哈里亚·沙阿在菲律宾受训的正式纪录。同一期间巴基斯坦恐怖分子穆拉德也在当地就读航空学校,但不知两人是否同窗。

对于英国媒体的质疑,人民公正党领袖西华拉沙及蔡添强16日证实扎哈里确为该党党员,但驳斥将该党与MH370失联航班机长的政治信仰联想在一起的臆测,并指这样的猜测是不负责任及不合适的。西华拉沙称纵使扎哈里出席了安瓦尔案聆讯也不代表该党与飞机失联有关,他说:“我们不应该把焦点放在他的人格上,政府应该专注于找出失联的飞机及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图片 3

疑点二:家中模拟器是否为演练“躲避动作”?

在MH370航班失踪后,失联航班机长支持的反对党领导人安瓦尔对马方公布的信息冷嘲热讽,“矛盾的信息,缓慢的反应,我们的信誉和形象都被毁了,不仅《纽约时报》批评我们,其他东盟国家领导人也批评我们。”13日,马来西亚反对党领导人安瓦尔指责政府对客机失联的处理让马来西亚在世界面前感到“脸红”,政府竟然还允许巫师来寻找客机,“难道我们看上去还不够蠢吗?”安瓦尔说。当日,马国内有媒体跟风指责政府,也有人觉得现在还不是批评政府的时候,应先集中精力搜救。

马来西亚交通部16日发表声明,确认警方搜查了飞机两名飞行员住所,以及细查机长家中建立波音777飞行模拟器等信息。这一模拟器与失联客机同型号,能模拟在不同条件下飞行和降落。虽然马方未公布飞行模拟器的更多信息,但家中飞行模拟器会否用于演练一些特别动作或航路引发怀疑。

安瓦尔·易卜拉欣现年66岁,曾是执政联盟成员,官至副总理,1998年9月被革职,同年因贪污和鸡奸罪被判刑。2004年9月,马来西亚联邦法院撤销安瓦尔犯有鸡奸罪的判决,他当庭获释,随后当选国会议员,成为反对派领袖。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15日说,“很大程度上相信,飞机是被人为关闭了应答器,并且改变了航向”。16日,美国广播公司(ABC)援引一名美国情报官员的话报道称,最新信息显示,MH370从雷达消失后做出了“战术躲避动作”,正调查至少一名飞行员参与此事的可能性。

图片 4

有证据显示,MH370航班失联是人为因素,不但人为关闭了应答器、刻意隐藏飞机的行踪,还多次突然改变飞行高度、低空飞行有意躲避雷达监测。这名情报官称只有飞行或工程经验丰富的人才能做出这些动作,怀疑此举旨在避免被雷达发现。但不排除飞行员在被威逼情况下就范,或有飞行经验的闯入者夺过飞机操控权的可能性。

马来西亚监禁的反对党领导人安瓦尔

不过,有专家指出,在“9·11”事件后,所有民航机的驾驶舱都做了更安全的措施,一般方式包括人力撞击或用枪都打不开,因此,要么是有人趁空服员进入驾驶舱时闯入,否则就是飞行员本身的问题。

15日下午,马警方也搜查了失踪飞机副驾驶的住所,调查人员在失联航班副驾驶FariqAb·Hamid住所中逗留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并带走了副驾驶的两名家属。

值得注意的是,现年53岁的扎哈里被马来西亚媒体描述为“优秀飞行员”、“飞行狂热爱好者”,还曾担任考官,评测其他飞行员的飞行模拟器考试。一般而言,飞行员大多在公司专业模拟器上演练飞行,而鲜少在家中自备模拟器。尽管马警方称家中安装飞行模拟器是机长个人兴趣,但同样也有媒体质疑这或许是因为扎哈里在公司的专业模拟器上不便演练某些特殊项目,比如模拟在没有和地面联系的情况下,通过自己无数次的模拟练习熟记某一特定航线的方向、地形及操作。

图片 5

疑点三:机长是否曾接受恐怖训练?

当天下午,马来西亚警方在离开马航失联航班机长家后不久就来到了失联航班副驾驶法里克·阿布·哈米德家进行搜查。调查人员在失联航班副驾驶住所中逗留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并带走了副驾驶的两名家属。媒体被禁止进入现场,尚不清楚警方是否取走了什么物品。据悉调查将包括机长和副驾驶政治及宗教倾向,他们的出行方式、爱好和行为。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16日报道称,“基地”组织前头目本·拉登的女婿、“基地”组织前发言人苏莱曼·阿布·盖斯上周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受审时说,
他曾在阿富汗向四五名马来西亚人提供爆炸装置,并称这些马来西亚极端分子此前一直在策划劫机,其中有一名飞行员。

图片 6

不过,《每日电讯报》的报道称尚不清楚苏莱曼所说的劫机策划和此次MH370失联事件是否有关,也不清楚那名飞行员究竟是谁?

此前吉隆坡警方对失联航班一名飞行员的家进行了搜查。但是为什么要搜查,搜查后有什么结果,目前还没有消息。

与此同时,菲律宾媒体16日也援引菲民航署消息称,MH370失联航班机长扎哈里1980年到1981年间曾在菲律宾航空学校学习,但尚未找到有关他在菲律宾受训的正式记录。同一期间,巴基斯坦恐怖分子穆拉德也在当地就读航空学校,但不知两人是否同窗或有无联系。

11日,澳大利亚第九频道电视台报道,马航失联客机的副驾驶两年多前曾邀2名陌生女乘客进入驾驶舱玩闹。据女乘客回忆,在飞行期间,副驾驶一直在抽烟。该消息未获得马来西亚官方回应。

疑点四:机长家人为何突然“搬家”?

失联客机副驾驶法里克·阿布·哈米德现年27岁,马来西亚籍,飞行时数为2763小时,2007年加入马航。

除扎哈里本人疑点重重外,其妻儿在航班失联前一天突然“搬家”也使航班失联事件更扑朔迷离。

昨天下午,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表示,马航MH370最后一次联系时间为失联当天的8时11分,失联的最大可能性是飞机的联络通讯、呼叫雷达系统被人为关闭,目前无法了解客机的最后位置,正在对劫机可能性进行调查。

据马来西亚当地媒体《马来邮报》3月14日报道说,马航失联航班的驾驶员、机长扎哈里的妻子和3个孩子在航班失联前一天离开了他们位于马来西亚雪兰莪州莎亚南的拉曼斯里小区的住所,搬到他们在梳邦的第二处住宅。据一名38岁的女佣称:“(在14日之前)他们曾回到(原)住所收拾了一些衣物,并且询问房子周围是否一切正常。”

马媒:MH370机长妻儿在航班失联前一天搬离住所

失联航班事件与马来西亚政治扯上关系,纳西尔与机长扎哈里是同班同学。机长家人的离奇举动引发了外界对于扎哈里是否在事发前经历了什么家庭问题的疑问。

马来西亚当地媒体《马来邮报》3月14日报道说,马航失联航班的驾驶员、机长的家人在航班失联前离开了他们位于Laman
Seri的住所。

对此,马来西亚代理交通部长希山慕丁16日下午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警方15日搜查马航失联客机飞行员住所并与机长家属接洽,但他否认机长家人搬家,称“没有人搬离,只是住到另一个家里而已”,现场一片哗然。(中国青年报)

图片 7

123显示全文

这引发了外界对于53岁的机长查哈里亚是否在事发前经历了家庭问题的疑问。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机长已与自己的妻子离婚,但他们此前仍住在一起,他们有三个孩子。在飞机失踪前,住在这里的人们都觉得查哈里亚是个好邻居和狂热的飞机爱好者。

《马来邮报》前往机长的家庭住所,发现只有38岁的女佣在家。这位女佣说:“机长Zaharie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在航班失联前一天住到了他们第二个住所中。”

期间,“他们至回到住所收拾了一些衣物,并且询问房子周围是否一切正常”。

在本周五前,也并没有人进入住所。但是在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今天15日的新闻发布会后,马来警方即进入机长的住所进行了搜查。

马总理纳吉布当天说,很大程度上相信,飞机是被人为关闭了应答器,并且改变了航向。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