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议院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潘特列夫(Oleg
Panteleev)就将目前所谓“禁游令”和资产冻结形容为“管得太宽”。他公开表示:这些制裁并没有对他个人带来影响,因为“出国是为了工作,度假的话,都在俄罗斯”。他十分纳闷,自己虽然支持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但那是“自由言论”,不应该因此受到惩罚。

近日,乌克兰外交部代理部长安德烈·杰希察表示,乌克兰正在准备向联合国国际法院对俄罗斯提起诉讼,以要回克里米亚。  当俄罗斯越来越露骨、越来越强硬地表露出对克里米亚的并吞之意后,美欧不断发出“俄罗斯必将付出代价”的警告,但这一切都未能挡住俄罗斯的脚步。在普京正式宣布克里米亚入俄之后,美欧的制裁继踵而至。尽管目前看上去还是没有多大实质危害,但下一轮制裁就难说了。  软弱的制裁  第一轮制裁是3月17日,即克里米亚公投次日、俄罗斯宣布并吞克里米亚前一日开始的,当天,奥巴马下令对包括7名俄罗斯官员和4名乌克兰官员在内的11人实行制裁,制裁范围包括冻结其在美国的资产和赴美签证禁令;同日,欧盟对21名俄罗斯和乌克兰人实行了类似的制裁。  这一制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制裁对象包括亚努科维奇和主导这次公投的、危机中被武装分子强行送上台的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统阿克肖诺夫等,但不包括副总理迪米特里·罗戈津外,普京政府的更多高官,其目的显然是最后警告俄罗斯。  3月18日,俄罗斯签署并吞协议后,更多的制裁和报复相继发生,这包括G8索契会议被杯葛,原本精心安排的、定在3月19日于莫斯科进行的法俄外交-国防部长2+2会谈在最后一刻被取消,原定3月19日访问俄罗斯的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取消行程,等等。  3月20日,奥巴马签署政令,对俄罗斯实施新的制裁,内容包括把冻结资产和赴美签证的“黑名单”扩充到20人,其中包括俄联邦预算及财政预算委员会主席艾弗林·维克托洛维奇·布什明、俄联邦总统助理安德烈·亚历山大洛维奇·福尔申科、总统高级顾问阿里克塞·格罗莫夫、总统办公厅主任谢尔盖·伊万诺夫、俄军情部门领导人伊戈尔·谢尔贡等俄罗斯高级官员和普京亲信,以及若干俄罗斯议会、经济和金融部门的头面人物,授权政府可能对俄主要经济部门实施制裁;可能实施制裁的部门包括冶金、矿业和军工;授权对俄罗斯银行Bank
Rossiya实施金融制裁等。  制裁的具体内容包括冻结被制裁个人、单位所有在美国资产,美国公民、企业不得与被制裁的对象进行任何业务往来。  3月21日,欧盟作出了扩大制裁的第二轮动作,但内容仅包括取消欧盟和俄罗斯原定召开的峰会、同意尽快和乌克兰签署被亚努科维奇耽搁的《联系协定》,以及同意在3个月内和摩尔多瓦、格鲁吉亚签署新的一体化条约等,此外就是将“黑名单”从21人扩大到33人,但新增制裁对象的“成色”远逊于美国。  美国表现得较强硬,其“黑名单”不仅包括吞并克里米亚的直接责任人,也包括更广泛的俄罗斯政坛、经济界要人,而欧盟则显得较为谨慎、保守,这是因为美国在俄罗斯的投资和业务利益规模小,影响不大,加上中期选举在即,有下“重手”的能力和需要,加上奥巴马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表现在美饱受批评,他也必须做出强硬姿态。  欧盟的态度则暧昧、谨慎得多,这是因为欧盟各国和俄经贸关系更密切,在俄投资更多,且70%以上的天然气来源是俄罗斯。在金融危机下,欧盟经济已饱受摧残,不愿再因对俄制裁而雪上加霜。  美国商界不少领袖对制裁和制裁结果表示质疑,在他们看来,俄罗斯好不容易在2012年底加入WTO,此时正是美国企业、资本在俄大显身手的好时机,如果扩大制裁范畴,无异于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欧洲的问题更严重:在经济普遍不景气的这几年,俄罗斯凭借“石油美元”,在奢侈品、旅游消费方面,对欧洲经济贡献不小。不仅如此,由于关系更密切,欧洲更担心俄罗斯的报复,包括“天然气大棒”,甚至冷战威胁。  但新一轮制裁恐怕难以避免。  比这更有杀伤力的,其实是制裁的连带效应。  3月20日,标普将俄罗斯主权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并将俄2014、2015年经济增速预期从原先的2.2%和3%,下调至1.2%和2.2%,这表明,不管制裁实际效果如何,都已严重影响本就糟糕透顶的俄罗斯投资环境,这不仅将令更多潜在投资者望而生畏,也会冷却欧美商界对俄罗斯经济的热情。

摘要: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16日宣布对俄罗斯追加一揽子经济制裁,目标直指俄能源、金融和国防领域。同一天,欧洲联盟成员国领导人首次达成一致,将对俄罗斯企业实施制裁,限制金融机构对俄投资。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警告,制裁只会把俄美关系逼入“死胡同
…  7月16日,美国华盛顿,奥巴马宣布了针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措施,作为美方对乌克兰边境紧张局势升级的回应供图/IC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16日宣布对俄罗斯追加一揽子经济制裁,目标直指俄能源、金融和国防领域。同一天,欧洲联盟成员国领导人首次达成一致,将对俄罗斯企业实施制裁,限制金融机构对俄投资。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警告,制裁只会把俄美关系逼入“死胡同”,“玩火者”将自食其果。  美国:定点打击  奥巴马说,美国政府与欧洲领导人磋商后作出制裁决定,旨在让俄方领导人看到,支持乌克兰民间武装的行为招致严重后果,削弱俄罗斯经济,引发外交孤立。  白宫公布的这份制裁方案范围广且目标明确,颇有“定点打击”意味,涉及两家俄罗斯能源企业,两家颇具影响力的金融机构,8家军工企业和4名个人。  根据制裁方案,美方将限制俄罗斯最大油企和第三大天然气制造商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最大独立天然气制造商诺瓦泰克公司获得美方长期贷款。  同时,美方将限制俄罗斯外经银行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下属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进入美国资本市场。  制裁名单上的4名个人分别是普京顾问伊戈尔·谢戈廖夫、俄罗斯国家杜马即议会下院副主席谢尔盖·涅韦罗夫、乌克兰民间武装领导人亚历山大·博罗代以及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官员谢尔盖·贝塞达。  美国财政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制裁措施“有效关闭”美方向制裁黑名单上两家银行和能源企业的中长期融资通道。不过,美方并未冻结这些企业的资产,也没有禁止美国企业与它们开展业务。  “这些制裁措施重大,同时目标明确,意在对俄方产生最大化影响,同时减少任何对美国企业或者我方盟友企业造成的溢出效应,”奥巴马告诉媒体记者。  欧盟:谨慎出击  与美国的高调出击相比,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显得谨慎克制。欧洲领导人16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欧盟总部举行会议后达成一致,将制裁向“破坏或威胁乌克兰主权领土完整和独立的行为提供物质和金融支持”的俄罗斯企业。  欧盟成员国外交部长本月底前将拟定一份符合这一制裁标准的个人和实体名单。  欧盟领导人决定,禁止欧洲投资银行与俄方签署新融资协议,同时中止向在俄罗斯运营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提供融资。  立陶宛总统达利娅·格里包斯凯特说,在制裁俄罗斯议题上,欧盟必须团结一致,“因为如果普京的挑衅性政策不受阻止,他就会更进一步。”  鉴于欧盟与俄罗斯密切的经贸往来和联系,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先前基本停留在限制特定俄方人员入境和资产冻结。迄今,欧盟共对72名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实施资产冻结和签证限制。12
/ 2 页下一页

相比而言,即使受到制裁,俄罗斯那些榜上有名的权贵人士并没有松口的迹象。

欧盟和美国都拉长了制裁个人的,对俄罗斯实施新的制裁。摩根士丹利俄罗斯经济和策略团队表示,他们对欧美制裁俄罗斯的效果态度谨慎。因为俄罗斯是一个大国,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2012年GDP占全球2.8%,国际贸易占4.7%,石油贸易占13%。

英国政府对欧盟制裁俄罗斯决议的点评是,这可以被看作一个信号,预示欧盟已经准备好,渐进地采取更为严肃的步骤,以应对危机。

俄罗斯经济部副部长AndreiKlepach本周透露:投资人担忧欧美国家的严厉制裁,大笔资金正快速抽离。仅第一季度,抽离俄罗斯的资本总量估计最终将接近700亿美元—超过该国2013年全年630亿美元资金外流量。德国已开始撤回其在俄罗斯下属事业单位的累计盈余。多方作用,曾为金砖四国的俄罗斯去年GDP增长率仅为1.3%,今年的经济有可能陷入停滞。

上周四(20日),美国宣布扩大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名单。之前第一批制裁名单大都是俄罗斯官员,第二批则加入了商人。这些人多少都与普京有所牵连,有的甚至私交甚好。欧盟公布的制裁名单中也是包括诸多俄罗斯以及乌克兰高级官员,例如,俄罗斯国家新闻通讯社俄新社社长基塞尔约夫(Dmitry
Kiselyov)也名列在内。

资料图

众所周知,欧洲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有严重依赖,例如,欧盟25%的天然气就来自俄罗斯。整个冬天,英国或是德国部分家庭室内取暖所用的天然气都来自俄罗斯。凭借俄罗斯的强硬个性,此时也不排除其关闭通往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这将如同2009年的情景再现,只是当年的是由是付款纠纷。

20位被新添入美国版黑名单的富豪中,有掌管俄罗斯Rossiya银行的俄罗斯银行家卡瓦尔钦科(Yuri
Kovalchuk);石油和大宗贸易交易商吉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以及大型基建公司Mostotrest掌门人,亿万富翁罗登伯格兄弟:阿卡迪-罗登伯格和鲍里斯-罗登伯格。这二位同时也是普京一起练柔道的好友。这些人有自己的生意,还都或多或少持有一些欧美上市公司的股票。

对于一些热衷于在巴黎,伦敦或是纽约买房和消遣的俄罗斯富人,欧美的“禁游令”的确会让他们过一阵不舒坦的日子,他们既不能赴欧美度假,还要为自己在欧美的房产被冻结而担惊受怕。可他们毕竟是少数派,算不得俄罗斯的根基。有专家分析:目前的“制裁”至多是外交层面的象征意义,实际效果有限。

摩根士丹利还指出俄罗斯贸易伙伴众多,不依赖于某一单一国家。俄罗斯在海外投资2012年末为4060亿美元,外国在俄罗斯投资同年为4960亿美元。这些投资都是通过海外金融中心来组建,这使制裁的实施更具挑战性。

“在(俄罗斯)的尾巴上蛰了一下”。

或者套用BBC的点评,就是欧美的所谓制裁,不过是“在(俄罗斯)的尾巴上蛰了一下”。

相较于欧洲,美国也没走太远,只是制裁依然略微严厉一些。虽然只针对个人,但他们瞄准的目标中,连那些有意向到美国投资的人也不放过。

当然,欧盟对俄罗斯的依赖并非单方面的。有欧洲智库说,俄罗斯对欧洲经济的依赖远大于欧洲对俄罗斯的。因为俄罗斯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输往欧盟的石油和天然气,如果欧盟对俄罗斯发出能源出口方面的制裁,将对俄罗斯产生极大影响。

“榜上有名”的乌克兰政客们显然十分紧张,他们四处找人游说,希望欧盟可以网开一面,将他们从受制裁名单中择出去。如果投资人撤出在乌克兰的能源投资项目,乌克兰将很被动。现在在乌克兰天然气领域有巨额投资项目包括雪佛龙(Chevron),
壳牌和英国石油(BP)。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上议院)主席马特维延科昨日公开表态,美国和欧盟针对俄罗斯采取经济制裁,只会促使俄国内动员起来抵御制裁。事实上,俄联邦政府正在研究面对制裁的可能性以及可能的回应措施。

在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员们甚至在商讨一个极端的方案,即是否要在国际制裁施,将一些外国人的资产“充公”。无论这一建议是否会成行,俄罗斯政府的反攻看起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种令人恐慌的“不可知”让一些欧洲投资人不惜私下游说欧盟,不要制裁俄罗斯。

随着乌克兰局势升级,欧美决定一定要给俄罗斯些颜色看看。于是,他们一同对俄罗斯的权贵发“禁游令”,限制他们进入欧盟或是美国,无论是为了度假还是生意。

“通常来说,制裁只适用于小国家,如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和朝鲜,他们的资源相对匮乏。”摩根士丹利分析称。

例如,在“黑名单”公布的第二天(21日),俄罗斯第二大天然气公司诺瓦泰克(Novatek)股价在莫斯科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同期暴跌。有市场人士将此股的悲惨境遇归咎于,该公司的一位小股东是吉姆琴科,而他刚被美国人拉入了第二波制裁黑名单。

欧洲智库“开放欧洲”(OpenEurope)则分析说,现在并不清楚这些个人到底在欧洲或是美国有多少个人资产,不过,这种针对一小撮人的制裁最终不大可能会对一个国家的整体经济产生极大影响。

拉黑个人拉惨了股市

欧盟上周先是宣布对俄罗斯和乌克兰21位权贵人士实施资产冻结和出入境限制,即“禁游令”;当时美国政府则公布了11个被制裁的个人。之后,当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经联邦议会批准的克里米亚入俄条约,欧盟和美国都拉长了制裁个人的“黑名单”,但制裁的内容不变。

不仅富豪们自己的生意直接受牵制,个人财富大幅缩水,制裁本身还如同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令与他们有关的上市公司的股票都遭遇抛售。

BBC讥讽评欧美对俄罗斯个人发起制裁是“在(俄罗斯)的尾巴上蛰了一下”。欧洲多家智库综合欧美和俄罗斯各自手中的砝码,大胆推测眼下欧美对俄罗斯眼下的制裁不过是某种外交姿态,对俄实施全面经济制裁几乎没有可能。即使如此,制裁可能引发俄罗斯经济萎缩,继而可能影响整个欧洲。

制裁俄罗斯吓坏了谁?

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微博]对于欧盟可能遭遇的窘境已经立下誓言,称:“我们对于减少对能源的依附性是很严肃的”,“欧洲一开始是瞄着建成煤炭和钢铁同盟的目标。现在64年过去,很明显我们需要转向建成一个能源同盟”。与此同时,欧盟也在寻找新的石油天然气来源,以防类似状况将欧盟逼上绝境,虽然结果仍是未知数。与欧盟各国不同,对于能源制肘,美国人几乎没什么压力。

富时集团(FTSE)保险和咨询公司JLT则担心现有的一些对俄罗斯银行Rossiya的制裁会影响到欧洲一些银行的货币交易,例如一些信用欠款或是贷款之类。尤其是现在欧洲银行还十分脆弱,一朝不慎恐怕会影响到欧洲企业。

制裁与反制裁

从欧洲智库欧洲政策中心(EuropeanPolicy
Centre)的角度来说,俄罗斯富人喜欢在欧洲旅行,他们去伦敦,去巴黎,这些城市的吸引力很大。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使富人们在欧美没有银行账户或是房产,“禁游令”也是会对他们产生影响的。而若是“黑名单”中还有一些行动迟缓的俄罗斯富人,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将财富转移到国外,这些人日后将十分被动。

罗登伯格兄弟在伦敦上市的基建公司的股价原本已因为乌克兰危机跌跌不休,被美国人公开“制裁”了之后,股价更是难止跌势。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