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11月5日,刘某与某造纸厂签订1份《一九九三年度经营承包合同》。该合同约定:承包期限1年(即1993年1月23日至1994年2月9日);承包利润30000元,于1993年1月12日交清。合同签订后,刘某自己未承包该造纸厂,而将该造纸厂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庄某、荣甲、荣乙等七人合伙承包经营,由该七人履行《一九九三度经营承包合同》。庄某任厂长,荣甲任出纳、荣乙任会计,但七合伙承包人未对合伙承包的投资、盈亏、债权债务享有和承担比例进行约定。1993年下半年,由于各合伙人意见分歧,发生合伙纠纷,各自散伙。合伙解散时,合伙人未对合伙盈亏进行结算。
2001年12月21日,庄某以其手中还有未报销发票款、代垫款等合计88849.67
元,应由各伙人共同承担为由,要求当地乡司法办进行调解,但双方未能达成协议。2002年11月16日,原告庄某向福建省尤溪县法院起诉,要求其余六合伙人共同承担合伙期间的债务88849.67
元。
在诉讼过程中,法院为了查明当事人在合伙期间的财务账目及盈亏的有关情况,依职权委托尤溪县华实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对原、被告双方在合伙承包造纸厂期间的财务账目及盈亏情况进行鉴定,但该会计师事务所复函称:因该合伙经营期间账目不全、无财务凭证,无法鉴定。
第 1 页
法院经审理认为,合伙人在合伙期间的财务账目及盈亏应当经全体合伙人共同结算,对盈利和亏损均应按投资的比例和协议的约定分配和承担。原、被告双方对合伙期间的财务账目及盈亏未共同进行结算,且会计师事务所也无法对七合伙人承包经营期间的盈亏情况进行鉴定。原告庄某要求其余六合伙人共同承担合伙期间的债务88849.67
元,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遂判决驳回原告庄某的诉讼请求。
我国《民法通则》第31条规定:“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虽然原、被告双方在合伙时未签订合伙协议,但在合伙解散时全体合伙人应当对合伙期间的财务账目及盈亏共同进行结算。由于原、被告双方在合散伙时,未对合伙期间的财务账目及盈亏进行结算,且合伙期间的财务账目及凭证又不全,致使有关部门无法对合伙账目及盈亏进行审核鉴定。原告对自己的主张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法院当然不能支持原告的主张,故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 2 页
在当今经济社会的大潮中,合伙经商处处可见,合伙纠纷时而有之。合伙人在合伙期间,应当建立建全财务制度,认真保管财务账目及凭证,妥善处理好债权债务关系。在合伙终止时,及时进行清算,对盈余的要及时分配,对债务的应当及时偿还,以防类似本案的发生。

法院报(池进峰)
日前,浙江省洞头县法院适用最高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的证据证明力强弱规则审结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破解了难案,走出了证据证明力问题上的困惑。
据该起借贷纠纷案的原告称,其与他人合伙创办洞头县某电器厂时,被告王某某系该厂的挂户供销员,在经营过程中,被告曾多次向该厂借款。1996年2月26日,经该厂合伙人同意,将被告欠款转为原告所有,并经被告同意对借款利息进行结算,当时被告在欠款32800元的借据和结算清单上签名。诉讼中,原告提供了领款凭证、结算清单以及证人庄某、王某的证言。对此,被告王某某予以否认,认为其欠洞头县某电器厂的借款已全部还清,领款凭证和结算清单上的签名均非其署名。2002年1月29日,洞头县法院委托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领款凭证和结算清单进行鉴定。经鉴定,领款凭证和结算清单上的欠款人签名“王某某”三字均非王某某本人书写。
合议庭审理后认为,原告虽然提供了领款凭证、结算清单及证人证言以证明王某某欠款的事实,但领款凭证和结算清单上“王某某”的签字,经笔迹鉴定,均非被告本人所写,且证人王某因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证人庄某的证言证明力弱于鉴定结论,故认定原告主张要求被告偿还借款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据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5、民间借贷可以有偿,也可以无偿,是否有偿由借贷双方约定。只有事先在书面或口头协议中约定有偿,出借人才能要求借款人在还本时支付利息。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是乔某与王某是否存在合伙关系?二是两个借条与一份拆借合同一并处理是否得当。具体分析如下:

二、审理结果

(二)三次借款的并案处理程序是否合法

3、共负盈亏,共担风险,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合伙人既可按对合伙的出资比例分享合伙赢利,也可按合伙人约定的其他方式来分配合伙赢利,当合伙财产不足以清偿合伙债务时,合伙人还需以其他个人财产来清偿债务,即承担无限责任,而且任何一个合伙人都有义务清偿全部合伙债务,即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二被告辩称原告与被告王某系合伙关系,但二被告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原告与被告王某存在合伙关系,原告也否认与被告王某存在合伙关系,因此根据现有证据本院无法认定原告与被告王某存在合伙关系。被告王某为原告出具的借条可以认定被告王某为借条的借款人。在拆借资金合同中,齐某、王某为借款方,可以认定齐某、王某为拆借资金合同的借款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借款人亦应当履行还款义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故原告要求二被告偿还借款138000元,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对于乔某主张利息的合理部分,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00条、第206条、第207条、第211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之规定,判决被告齐某、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共同偿还原告乔某借款十二万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支付自2010年4月30日至2010 年6月30日期间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0年7月1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的利息;被告齐某、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共同偿还原告乔某借款一万八千元;驳回原告乔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齐某、王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合伙协议是合伙得以成立的法律基础。合伙协议是处理合伙人【美高梅官方网站】洞头县法庭委托嘉兴市中级人民法庭对领款凭证和买单清单实行业评比比,乔某与齐某、王某签定借款资金。相互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的约定,仅具有对内的效力,即只约束合伙人。合伙协议是调整合伙关系、规范合伙人相互间的权利义务、处理合伙纠纷的基本法律依据,也是合伙得以成立的法律基础,此即合伙的契约性。当然,合伙协议的订立方式既可以是书面协议,也可以是口头协议。如果合伙人之间未订立书面形式的合伙协议,但合伙人之间事实上存在权利义务关系,进行了事实上的合伙营业,仍然视为合伙。

民间借贷,是指公民之间、公民与法人之间及公民与其他组织之间借贷。民间借贷分为民间个人借贷活动和公民与非金融企业之间的借贷。关于民间借贷合同,只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但利率不得超过人民银行规定的相关利率,即不得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否则视为高利贷,超出部分不受法律保护。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特征为: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2、民间借贷是出借人和借款人的合约行为。借贷双方是否形成借贷关系以及借贷数额、借贷标的、借贷期限等取决于借贷双方的书面或口头协议。只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

2、合伙须由全体合伙人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出资是合伙人的基本义务,也是其取得合伙人资格的前提。合伙出资的形式包括以现金、实物、土地使用权和知识产权等四种方式出资,还可以劳务、技术、管理经验、商誉甚至以不作为的方式出资,只要其他合伙人同意即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因此乔某向齐某、王某二人主张权利,于法有据。

齐某、王某系夫妻关系。王某于2010年1月20日、2010年1月23日向乔某出具借条两张,记载:“借条 今借乔某壹万元整 借款人:王某 2010年1月20号”、“借条 今借乔某人民币捌仟元整 借款人:王某 2010年1月23号”。2010年4月30日,乔某与齐某、王某签订拆借资金合同,双方约定齐某、王某向乔某借款200000元,借款期限为61天,自2010年4月30日至2010年6月30日止。乔某称齐某、王某未在规定期限内还款,因此将齐某、王某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偿还借款138000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0年7月1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另外,要求120000元借款自2010年4月30日至2010年6月30日期间的借款利息。

三、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一) 民间借贷和合伙关系如何区分

乔某在诉讼中向齐某、王某一并主张138000元借款,因齐某与王某系夫妻关系,在与乔某无特殊约定的情况下,二人对乔某均应承担借款偿还责任。三次借款均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虽然借款时间不同,但主体、客体一致,故乔某在一起案件中起诉齐某、王某一并偿还借款并无不妥。(北京密云区法院)

1、民间借贷是公民与公民之间,公民与法人之间及公民和其他组织之间的借贷。

4、民间借贷的标的物必须是属于出借人个人所有或拥有支配权的财产。不属于出借人或出借人没有支配权的财产形成的借贷关系无效,不受法律保护。

二被告则辩称:原告与二被告不存在借贷关系。原告与被告王某系合伙关系,三张借条的所有钱都用到了合伙的建筑工程,双方是投资关系,不是借贷关系,因此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美高梅官方网站 ,3、民间借贷合同关系成立的前提是借贷物的实际支付。借贷双方间是否形成借贷关系,除对借款标的、数额、偿还期限等内容意思表示一致外,还要求出借人将货币或其他有价证券交付给借款人,这样借贷关系才算正式成立。

根据以上分析可知,民间借贷与合伙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本案中,原告乔某提供的两张借条和一份资金拆借合同从法律要件上可以证明乔某与齐某、王某存在借贷关系。齐某、王某主张双方不是借贷关系,不仅应证明与乔某存在合伙关系,还要证明其与乔某不存在借贷关系。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0条关于“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伙协议,但具备合伙的其他条件,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的口头合伙协议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的,可以认定为合伙关系”的规定,齐某、王某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乔某与王某存在口头合伙协议。即使王某与乔某存在合伙关系,也不妨碍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通过以上分析可以认为,乔某与齐某、王某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民间借贷关系,而不是合伙关系。

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或法人组织之间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的民事法律关系。其特征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