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未能在本届国会期间做出变更宪法解释的内阁决议,日本虽然拥有集体自卫权但不能行使

不走和平主义道路,日本还有哪条路可走?军国主义道路似乎是安倍内心深处的答案。如今集体自卫权的“枷锁”已经取下,始终不愿彻底承认二战罪行的安倍政权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而曾饱受日本侵略之苦的邻国必然会加倍警惕。这既不利于地区安全形势的缓和,也不利于区域合作的加强和地区经济的发展。

毫无疑问,安倍的这些做法将日本民意带到了一个更加分裂的境地,为日本今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最近日本两家报社前后刊登了对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民意调查,《读卖新闻》5月12日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支持在必要范围内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民众达到了63%,支持“全面解禁”的民众有8%,二者占到了71%。但《每日新闻》5月19日刊登的报道显示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民众占到54%,远远超过“赞成”的39%。两份不同的民意调查得出了不同的结果,显示日本国内对于解禁集体自卫权并没有达成共识,意味着对于未来日本的国家发展路线,即坚持和平路线还是“正常国家化”,舆论出现了重大分裂。更为重要的是,安倍为了快速实现其目的,竟然避开国会以内阁决议形式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这一违反民主程序的手法推进解禁集体自卫权,因而遭到了日本国内舆论的强烈批评。这种做法不仅不是“还宪于民”,而是“要从国民手中夺走宪法”。日本国内民众对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分歧和对解禁方式的质疑,事实上动摇了安倍修宪的民意基础。在今后的几个月内,日本政府将根据内阁决议着手修改相关法律,《自卫队法》、《周边事态法》等十多部法律将被修改并需要在国会通过,预计下半年日本国内的辩论和斗争将白热化。

  就变更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问题,公明党持谨慎态度。公明党迄今为止一直认为,现有的宪法与法律框架规定的个别自卫权和警察权足够应对日本的安保问题,因此反对使用“集体自卫权”这个概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未能在本届国会期间做出变更宪法解释的内阁决议,日本虽然拥有集体自卫权但不能行使。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而新的宪法解释将放宽对武力行使条件的限制,其模糊的措辞将为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铺平道路。

集体自卫权;日本;解禁;战争风险;宪法解释

  在野党方面纷纷指责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举动。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曾指出,安倍要对“积累了半个多世纪”的宪法解释作出完全相反的见解,仅凭内阁决议是不可能的。生活党党首小泽一郎认为,安倍脑中也许是有二战前日本的军事强国印象,想凭借自卫队积极前往海外而“发扬国威”。

日本的和平宪法被架空,日本在海外参与战争的道路由此打通。

这次安倍内阁实现了通过改变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目标,这既是他个人的政治理念和政策主张,同时也是日本保守政治家的夙愿。虽然超过半数以上的国民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作为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持谨慎立场,但最终无法阻止安倍打开潘多拉魔盒。这次解禁集体自卫权不仅对日本自身、对日美同盟产生深刻影响,也给亚太地区局势带来不确定因素。

  更重要的是,日本《和平宪法》的根基将被动摇,安倍通过变更“宪法解释”,达到迂回修宪的目的,由此,日本将在恢复交战权、复活军国主义道路上迈出重要步伐。

2014年7月1日可能将作为一个重要转折点载入日本历史。这一天,日本政府将在内阁会议上决定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意欲“恢复日本”挑战战后秩序 背信弃义

日本向来强调自己是崇尚民主、法治的国家,而如今的安倍政权,上无视宪法权威,以政府决议的手段任意篡改其实质,下不顾民众反对,无视多数国民的否定态度,精心算计,步步为营,将日本逐渐推回军国主义的老路。

安倍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到底意欲何为?日本著名评论家寺岛实郎的一番话也许能给我们一点启示,他指出,安倍的外交思维是逆世界潮流的陈旧的“复古主义”,无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还是集体自卫权和修宪问题上,安倍的思想是“实力逻辑”和冷战思维的集合体,缺乏21世纪的理想和热情,因而终将被唾弃。由此看来,作为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之害的中国,有责任对安倍的右倾路线提出关切,有义务联合日本的有识之士与和平力量,防止日本再次走上军国主义邪路。

  因此,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是日本对世界的承诺,既是“和平宪法”精神的重要内容,也是战后秩序的组成部分。

对于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之举,盟友美国给予了毫不遮掩的公开支持。其目的无非是想利用日本这枚棋子,在亚洲遏制中国的影响力,减轻美国自身的压力。故此,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绝不只是单纯的法理问题,而是有着现实的具体目标和外部动力,这也意味着日本今后卷入冲突的危险是切实存在的。

虽然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任何主权国家都拥有“单独或集体自卫的固有权利”,但日本作为二战侵略国和战败国,在1946年所制定的《日本国宪法》第九条中,明确放弃战争,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朝鲜战争爆发后日本开始重新武装,1954年组建自卫队,但承诺只能维持最小的专守防卫力量,“日本虽然拥有集体自卫权但不能行使”是日本政府一贯的宪法解释。

  但是,安倍却反复强调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局限性原则,比如防御美国舰艇、保护运送日本国民的美国运输舰等。其宣称:“按照(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现行宪法解释,则无法保护我们的子孙后代。”

日本国内许多专家学者反对安倍通过内阁决议修改宪法解释的方法解禁集体自卫权,一个主要原因也是认为此举事实上是以非法手段篡改日本宪法,其实质是以行政权掏空立法权和司法权,由此将危及日本的根本政治体制,动摇日本的立国之本。

7月1日,正值日本自卫队成立60周年,日本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决议。该决议认为,即便日本自身未受到攻击,日本也可以为阻止针对他国的攻击而使用武力。这意味着二战后日本坚守的专守防卫政策出现重大改变。

图片 1

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高举的旗号是“积极和平主义”。不管他如何巧舌如簧地来定义“积极”二字,其真实用意是不难看透的,即二战后日本实行的和平主义政策在他眼中属于“消极”性质,必须加以改正。

这次解禁集体自卫权,对安倍政权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为了重新打造“强大的日本”,安倍开启了强军之路。但由于他对于过去侵略战争的错误认识和错误言行,不得不令人担忧安倍究竟要把21世纪的日本带向何方?鉴于日本以往的所作所为,安倍此举绝不是世界和平的“福音”,反而有可能为其军事扩张扫清障碍,东亚局势只会因此更加紧张。

  安倍煞费苦心通过渲染周边威胁,制订《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及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加强美日同盟,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推进与国际社会共同开发武器装备,充当日本出口武器的“急先锋”;强化岛屿防卫,部署精锐部队及先进装备,在岛屿争议问题上,多次制造事端,与中韩等邻国“针锋相对”,其行军野心昭然若揭。

加深曾遭受日本侵略的亚洲邻国的不信任感,使地区形势进一步紧张。

作为东亚的大国,中日两国若能和平共处,必定能给东亚地区带来更大的繁荣和发展。但是,安倍的对华政策却充满敌意,不仅在国内外制造“中国威胁论”,而且拉拢中国的周边国家构筑所谓对华包围圈。安倍这次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目的是扩大自卫队行动范围,提高自卫队行动能力,增强所谓“威慑力”,中国政府对此不能不抱有警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明确指出,中方反对日方蓄意制造所谓“中国威胁论”来推进国内政治议程。中方敦促日方切实尊重亚洲邻国的正当安全关切,慎重处理有关问题,不得损害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不要损害地区和平稳定。

  安倍第二次执掌政权以来,一直叫嚣“恢复日本”、把日本变成一个“正常国家”。他曾在国会宣称,“该做决定时必须做决定”,始终致力于变更宪法解释,反复重申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意愿。

从眼下情况看,无论是法理、民意还是反战者在东京街头的自焚,都已无法阻止首相安倍晋三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这将带来怎样的恶果?

7月1日,正值日本自卫队成立60周年,日本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以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决议。

  美国大学历史教授彼得•库兹尼克指出,安倍已用行动说明,如果需要在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和恢复“日本失去的光辉和军事能力”间做选择,他一定会选择后者。

开创了肆意曲解宪法、无视民众意愿的危险先例,使日本未来走向充满不确定性。

从日本国内层面来看,解禁集体自卫权意味着日本走向“正常国家”的重大突破。冷战结束后,日本的国家发展战略开始转型,由战后坚持“重经济、轻军备”和平发展路线转向“经济军备均衡发展”路线,试图突破“和平宪法”的军备限制。无论是1992年日本国会通过的“PKO”法案、1999年通过的“周边事态法”,还是伊拉克战争后国会通过的“反恐特别措施法”等,都是日本政府意欲通过“切香肠式”的渐进改革,突破战后体制,实现“正常国家化”的发展战略。安倍上台后,强势提速,把修改宪法视为自己的“历史使命”,上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就组建了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颁布了新的《日本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为“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直到这次通过改变宪法解释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

  此外,日本国内民众及各界有识之士也纷纷抗议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举动。近来日本各团体数千人陆续在东京永田町的国会议事堂附近等地举行集会,高呼“反对战争”、“不要破坏《宪法》第九条”等口号,展示了与安倍截然相反的鲜明立场。

我们看到,安倍的“正常国家化”路线遭到了日本国内和平主义力量的坚决反对。战后日本民众在反省战争灾难的基础上确定了“反战和平”的和平主义思想,保证了战后近70年的和平与繁荣。在得知安倍内阁决定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消息后,上万民众于6月30日包围了首相官邸举行抗议,喊出了“倾听国民声音”、“不许破坏宪法第九条”、“不需要集体自卫权”等口号。7月1日通过内阁决议后,又有成千上万的民众走上街头表示抗议,149个地方议会对决议案表示批评,认为“仅根据内阁的意见来修改宪法的解释,这是一件令人愤慨的事,将破坏现代宪法的基础”。

  鉴于通过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步骤多、时间长、难度大,安倍政权便酝酿通过修改政府对宪法的解释,来实现所谓集体自卫权的合法行使。

  原文配图:当地时间5月13日,日本示威者在位于东京的国会议事堂外高喊口号,反对日本政府计划修宪以解禁自卫权。

  行军步入“快车道” 终遭唾弃

  分析称,如果安倍达成“心愿”,将自卫队派遣至地球的另一端,继而扩充军事力量,有可能诱发东北亚军备竞争。日本现行的专守防卫原则也将被打破,自卫队突破迈向海外的“束缚”,亚太地区极有可能诞生新的“战争策源地”。

  而针对安倍政权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理由——假设朝鲜半岛发生不测事态,将行使集体自卫权为载有日本国民的美军舰护航,《朝日新闻》指出,在过去的日美交涉中,美方拒绝在这种情况下搭载日本人,
“日本人要搭载美军舰极其困难”。安倍所列的理由显然站不住脚。

  有日本媒体指出,原本被定位为“实现(经济)良好循环的国会”,随着安倍一再呼吁解禁集体自卫权,已变成“集体自卫权的国会”。

  安倍为求解禁“集体自卫权”,大费口舌游说各方,特邀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在官邸会谈,拜托山口执政党内协商事宜。

  安倍第二次上台后,在施政上的显著特点就是妄图为二战历史翻案,“快马加鞭”推行扩军修宪,正式步入快车道。

  “大费口舌”推解禁集体自卫权 不得民心

  日本27个行政区划的215名地方议员也成立超党派团体“自治体议员立宪联络网”,要用立宪主义和和平主义与政权暴走进行斗争,通过联合来“反抗错误的潮流”。甚至日本一位家庭主也决定将日本宪法第九条申报诺贝尔和平奖,以此对抗安倍强推行使集体自卫权。

  安倍一心想要推行的所谓“集体自卫权”,是指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其他国家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

  二战后,日本制定了《和平宪法》,依据其第九条“放弃战争,不设军队”,在宪法解释中明确表示日本放弃行使集体自卫权,只允许在本国受到攻击时行使武力的“个别自卫权”。

  然而,分析指出,日本有识之士的呼声,安倍是“一句也听不进去”。政治评论家森田实认为,在结束“扭曲国会”局面后,当前的日本国会几乎是处于对安倍“言听计从”的状态,“无法阻止其暴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由于历史原因,日本在军事安全领域的任何动向及发展走向一直受到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日本的发展方向归根结底要由广大日本人民自己来选择。但作为历史上曾经遭受日本侵略的国家,中方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日方,在军事领域方面的任何政策调整,都不得损害邻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

  6月19日,日本政府向自民、公明两党干部提交安保法制相关内阁决定文案,称行使武力“是宪法所允许的”。虽然赶在国会闭幕前已来不及,但安倍政府力争以文案为基础,在7月上旬的内阁会议上,做出变更宪法解释的决定。

  韩国媒体刊文指出,安倍推进解禁集体自卫权,意味着日本将变成可发动战争的国家,有引发东北亚军备竞赛的危险。

  据日本媒体19日报道,安倍所在的自民党与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均认为,在截至6月22日的本届国会期间,内阁难以作出变更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定。至此,安倍企图绕过国会,仅通过内阁决议变更宪法解释而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愿望告吹。

  中新网6月22日电:综合报道,日本国会22日闭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未能在本届国会期间做出变更宪法解释的内阁决议。安倍政权掀起解禁自卫权“浪潮”,反对声此起彼伏,但其全无悬崖勒马之意,国会结束后将继续推进执政党协商,执意继续在右转道路上“暴走”,令世人警惕。

  安倍的做法,不仅招致日本国内朝野反对,也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警觉。韩国政府强调,日本在处理防卫安全相关问题时,应消除因历史问题造成的周边国家的疑虑,韩国政府将密切关注日方有关防卫安全事宜的动向,并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在韩方未同意或韩方未提出要求的情况下,韩国政府绝不会接受日本自卫队进入朝鲜半岛。

网站地图xml地图